★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原创作品类 文化动态 本土历史人文类
 

原创作品类

 
文学类
艺术类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原创作品类 > 艺术类 > 正文
永乐宫壁画的保护神——怀念范金鳌老师
查看:621 次    发布日期: 2017-07-13    作者:尚天保    信息来源:【】  字体显示:
   

    《世界美术》主编、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易英先生带研究生来永乐宫参观,因易教授是我的外甥郑英锋在美院读研时的导师,这次也陪同前来,我便自然地成了他们的向导。

  时在20098月,汶川大地震刚过一年,休息间我随便感叹了一句“汶川多亏离我们较远,要再近点,这些壁画也就麻烦了。”易老师很平静地说:“从理论上讲,总有一天要消亡的,保护只是延长寿命而已。”一句话,说得人不寒而栗。话虽危言耸听,确也是的,历史上那么多优秀壁画,现在何处?唐代吴道子为一代画圣,一生所绘道观壁画无数,现在存世的作品有吗?

  吴道子生活在盛唐时期,也是我国佛教、道教广泛流行时期,寺道、道观的兴建盛极一时。据记载当时就有寺院四万四千六百多个,且规模宏大。随着寺院道观的兴建,宗教壁画风靡一时。吴道子在洛阳和长安两处所作的壁画就有三百多壁。

  关于吴道子的道观壁画,见于著录的很多,在唐朝朱景玄的《唐朝名画录》、张彦远的《百代名画记》、段成式的《京洛寺塔记》等书中,就列举出上百种不同的名目,如《金刚经变》、《维摩变相》、《地狱变相》、《智度论色偈变》、《日月真经变》、《鬼神帝释》等等,可惜这些出自画圣的手笔,都随着建筑物一同毁灭了。

  据载,吴道子的卷轴画也有一百多件,其中最著名的《地狱变相图》也不复存在,唯一遗存的《天王送子图》还不一定是吴的真迹,专家推断很有可能是宋代摹学吴道子风格的作品。

  百代画圣的作品都随着漫漫岁月的颠簸而荡然无存,我们尤觉得壁画的保护至关重要了。

  谈到壁画保护,我脑子里浮现出一连串可歌可敬的名字:冯三戒、薛天星、姚三学、林青、刘英、范金鳌、罗毅、肖军、李会民、刘移江……以及永乐宫文管所的同仁们,他们都为壁画的保护付出了全部心血。

  早在1978年,鲁迅美术学院王盛烈教授和许勇教授带领师生来永乐宫临摹壁画。这是永乐宫搬迁以来规模较大的一次临摹。当时我联系了冯三戒和薛天星同志,他们非常支持,特让木工做了两个四条腿的高梯子。这样看画时可以平视,不会变形。王盛烈的《八女投江》和许勇的《郑成功收复台湾》五十年代就蜚声画坛,这次由两位艺术大家带队,临摹非常成功,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由此开启了重视摹临壁画的序幕。可也引来社会上一些微词,特别是文物管理部门,认为临摹不利于壁画保护。其实,保护应是一种积极的保护,如果仅仅机械地把文物严格看管起来,那只是消极的守护,即使看守措施天衣无缝,管理人员尽职尽责,也难以逃避壁画遭受我们不愿意去想的命运,只有调动一切科技手段,精心临摹复制,使之宣传光大,存活于世,世代流传,才是最为积极的保护。鉴此,冯三戒、薛天星功莫大焉!

  谈到壁画保护,刘英同志和范金鳌同志在他们任上做了一件可以彪炳史册的伟大工程,刘英时任永乐宫文管所所长,范金鳌任副所长。这是一对“黄金绝配”,刘英是文化部门的老领导,是我敬仰的老上级,曾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局局长,我们都习惯地尊称他“刘部长”。我就是刘部长在文化局长任上将我调到文化馆的。刘部长为人正直、领导有方,他有号令三军的气魄,亦有运筹帷幄的睿智。刘部长担任所长后,宫里面貌焕然一新,各项工作井然有序。范金鳌早年毕业于山西艺术学院,后在山西轻工业学院任教,是版画大家董其中先生的高足,在版面创作上颇有建树,成绩斐然。到永乐宫之后,在繁忙的领导工作之余,潜心壁画研究临摹。

  为了更好地保护壁画,他们研究决定,从全国八大美术院校抽调著名专家教授,原大临摹三清殿壁画,建立了壁画临摹室。这些临摹作品造型准确生动、设色典雅,属不亚于壁画原作的艺术诊品。为各大专院校师生临摹提供了方便,有效地保护了壁画。这批临摹诊品也应象保护原作一样加强保护。

范金鳌老师把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壁画的研究与临摹。天道酬勤,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他担任《中国殿堂壁画全集》“元代道观”部分副主编,并为其撰写了序文“永乐宫壁画”。他的《永乐宫壁画白描集》和《永乐宫朝元图卷》(线描)。也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中国工笔画泰斗、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潘絜兹见到这白描手卷后大加赞赏。他在给范金鳌的信中说:“你的《朝元图卷》如此精美,完整地显示了永乐宫壁画线条之美,是可以与传世的武宗元《朝元仙仗》和宋人的《八十七神仙卷》并列而无愧,也是‘国宝’,我向你祝贺和致敬。”“很高兴你为国家的文物事业和工笔画复兴作出贡献,应该受到褒奖。”

  2001年元旦,范金鳌给潘老写信问候,潘老收到他的元旦来信,非常高兴,当天回信:“收到你元旦来信,甚喜。我也在元旦那天写了新世纪承诺,计16字,‘不吃老本,要立新功。生当奋斗,死而后已。’书此与你共勉。我常说,丹青千秋业,人生百年身。以百年身从事千秋业,生命何短,个人力量有限,凡事都要几代人的努力,才望有成。我们赶上了好机遇,迎来改革开放,工笔重彩画也走上复兴之路,算是有小成了,但新世纪更有希望大成!不能吃老本,你已在事业上打下很好的基础,但重任在肩,继续努力。”

  长期以来,潘老一直致力于工笔重彩画的振兴与发展,振臂疾呼,不遗余力,取得了研究与创作的双丰收。一直是工笔工彩的领军人物。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的几幅参加省里和国家展览的作品都是以工笔重彩的形式完成的。我的工笔重彩画《多像咱们老支书》有幸入选全国美展,和潘老的工笔重彩画《养猪大嫂绘新图》紧挨着展出,一个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北京画院院长、中国工笔画学会主席。一个是芮城小县城的无名小卒,能与艺术大师的画在中国美术馆并列展出。我感到莫大的欣慰,更增添了工笔画创作的信心。

  范金鳌老师时在山西轻工业学院美术专业任教,他带学生去北京参观展览,回校后立即给我写来一信表示祝贺。更多的是勉励与希望,言辞切切,感人肺腑。

  长期以来,在范老师的心中酝酿着一个新的宏大命题:创立永乐画派。范老师多次征求我的看法,推敲叫“永乐画派”好,还是“晋南画派”好?都觉得无论叫什么,都要研究学习永乐宫壁画线条样式。形成有我们地域风貌的创作队伍。

  带着新的困惑和宏伟的设想,范金鳌出发了,去京拜访从未谋面而心仪已久的潘絜兹先生。

  潘老曾十次来过永乐宫,当年主持永乐宫壁画的修复工作,和芮城感情尤深,这次接见来自永乐宫主管业务的副所长、“朝元图卷”的作者,自然十分高兴。他们一谈几个小时,依然谈兴不减。特别是关于工笔画创作的话题,谈及最多。

  范老师刚从北京回来,潘老的信就紧跟着来了,似乎言犹未尽,信中说:“那天我说到晋南画派的创立,未尽所言,其实就是你所说的中原画派(京洛画派),我觉得现在开发西部,正是最好时机。工笔重彩的复兴,不须望洋兴叹,只须借强劲的西风,积健为雄。敦煌壁画杂华夷,永乐庄严更神奇,丹青如欲从头越,何妨巨人肩头起。晋南画派,是唐宋人物画高峰的产物,属于道子嫡传。”

  潘老又分析了晋南画派的十大优势:

  1、线与色的交响。

  2、工笔重彩画线、色、装饰性三原素合一。

  3、属于盛唐吴派的传承与发展。

  4、盛唐之音,不同凡响。

  5、在巨人的肩膀上起点高。

  6、一扫后世柔靡之积习。

  7、再现历史的辉煌。

  8、弘扬民族正气。

  9、炎黄传统之嫡传和正统。

  10、有永乐宫得天独厚,天下第一。

  潘老对范金鳌寄予厚望:“我认为晋南画派将和敦煌画派一样,是很有希望的,希望你们齐心协力,以永乐宫为基地,扩大影响。”

  收到潘老的来信,范老师十分激动,当即给我打电话,邀我去宫里共商“国是”。范老师异常激动:“我们在永乐宫身边,近水楼台不得月,太遗憾了!咱们也有工笔重彩人才,就是太分散,应好好组织起来,订立目标,分期完成。这次去北京,谈到你那幅工笔重彩年画,潘老印象很深,说立意好,线条生动,很有永乐宫壁画线条味道,是一幅很好的工笔重彩。”

  和范金鳌老师一席谈话,我倍受鼓舞。振兴永乐画派,我们重任在肩,义不容辞。

  告别范老师,迈出永乐宫大门,我的心依然难以平静,回望这座艺术殿堂,忽然觉得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高大雄伟。壁画人物翻滚浮动,破门而出,充溢天际,排山倒海,气象万千……没有比她更伟大的艺术了!

  我们谈吴道子,不知道吴道子在哪里,就在我们永乐宫!

  我们谈汉唐雄风,不知道汉唐雄风在哪里,就在我们永乐宫!

  我们谈艺术高峰,不知道艺术高峰在哪里,就在我们永乐宫!

  吴道子的真迹虽然已消失殆尽,但专家学者一致论定,永乐宫壁画,就是吴道子嫡传。

  永乐宫壁画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画人,象刘文西的《同欢共乐》、许勇的《郑成功收复台湾》、李少文的《九歌》组画,均为学习永乐宫壁画的不朽杰作。他们都从壁画中得到吴道子真传,吸取了汉唐雄风的艺术基因。

  许勇教授深情地说:“永乐宫是我的第二所大学,在永乐宫八个月的临摹学习为我日后建立起适合于自己的绘画秩序起了决定性作用。永乐宫“吴带当风”的线条样式和浓烈的色彩勾填方法,象影响了刘文西一样,同时也深深地影响了我。”

  世界艺术大师毕加索对去西方学画的青年说:“我真不明白你们来西方干什么,真正的艺术在东方,真正的艺术在你们中国。”如果说中国绘画是世界绘画的艺术高原,那么永乐宫壁画就是这片高原上的珠穆朗玛!

  正当范金鳌雄心勃勃地筹划着永乐画派的筹建之际忽然病倒了。长期繁重的工作和壁画临摹,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整个三清殿和纯阳殿壁画,都要一笔一笔地勾填,这要付出多少心血啊!

  我每次去看望范老师,他都有说不完的话题,除了壁画,就是创作,从不张长李短,“德艺双馨”,这一被当今社会用烂了的词语,用在范老师身上,才显示出它真正的含义。

  范老师一心扑在事业上,但对学画的青年却循循善诱,关怀备至。这方面,我感受尤深。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风陵渡任小学教员,被县上抽调到文化馆搞“阶级教育展览”,陈艺林老师工作干练,业务精通,每次大型展览都担任总设计师。他分给我的任务是画一幅大的宣传画。我在绘制的时候,觉得身后站着一个人,不时地给我说道说道,开始我心里还有点不耐烦,慢慢地发现他说的道道在理,进而就变为佩服了。一问尊姓大名,竟然是久闻大名的范金鳌老师。那次展览结束后,范老师约我一块给街道上画了几幅毛主席油画像,我受益匪浅。

  1985年,山西大学艺术系在全国范围内招了两个美术班(一个油画班,一个国画班),我有幸被录取,分在国画班。范老师曾两次去学校看我学习情况。他从书店特买了一大本世界素描大师的作品送给我。老师的良苦用心我明白,我们这些“胡子生”还算有点创作经验,但从未好好画过石膏像,得在素描上下些功夫。

  记得最后看望范老师的时候,他已有些神色憔悴,但一见我,劲就来了,还在念叨创建永乐画派之事。我安慰老师养好身体,日后再说。临别时,范老师拿出他新近画的一幅小品“雄鸡图”。认真地题上“天保好友存”,随即又给我挑了一幅,题上同样的字。老师高兴地说:再送你一张。

  虽然仅是咫尺小幅,但我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这蕴藏着多么深厚的师生情谊啊!分明是我十分敬仰的德高望重老师,他却在画上题上“好友存”的字样,这对我是一种慈祥的鞭策与激励。我心里感到阵阵酸楚,强忍住眼泪,只有无声谢答。

  社会上有那么多的庸俗之辈,常常以“名家”、“大师”自誉,招摇过市。而范金鳌老师,在做出巨大成绩后,依然虚怀自谦,这并不会降低其人格与艺术的高度,使人仰之弥高。

  200772日,是一个布满阴霾的日子,范金鳌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带着对壁画事业的依恋,带着对振兴永乐画派的遗憾。这对我们芮城、乃至整个美术界都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损失!我们失去了一个仁慈的长者和谦和的导师。

  范老师,人生苦短,但你对永乐宫壁画艺术的宣传保护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潘絜兹先生对你的高度赞誉,就是社会各界的共同心声。

  近些年,芮城县委、政府连续七届举办永乐宫国际书画艺术节。候一民教授在艺术节上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另眼看家珍!”打破人们的隋性思维,呼吁还永乐宫壁画应有的声誉与地位。李会民所长带领永乐宫人在北京园林博物馆成功举办了“永乐宫壁画展览”,再一次在京都引发轰动。你所希冀的壁画临摹和工笔重彩画创作队伍新秀迭起,蔚然成林,老师应该感到欣慰。

  范老师,你也应该相信,永乐宫壁画的作者们,不会永远躺在冰冷的墙壁一角,他们会像《清明上河图》和《八十七神仙卷》的作者一样,在中国美术史上享有本应有的崇高地位。

  你的《永乐宫朝元图卷》以及保护永乐宫壁画的功臣们将会永远被镶嵌在这座艺术的珠峰上熠熠闪光。

  回望范金鳌老师,高山仰止。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报送平台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