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广角 > 正文
 
 

我的家风、家训

查看:259 次    发布日期: 2018-08-08    作者:任志强    信息来源:【芮城信息】     字体显示:
 

在单位、在社会,也许你就是一个普通的经营者、参与者,但是在你的小家里,你就可能是决策者、管理者。管理国家、管理社会需要有意识形态、法律制度,同样管理好一个家庭也需要有良好的家风、家训。

下面就说一下我家的家风家训,以及我传承发扬的心得体会:

儿时,父亲并没有用过多的用语言来告诉我们家有什么家风家训,但父亲却用自己的行为潜移默化的告诉我我家的家风家训。

父亲与我们相处的虽然短暂,但在他有限的生命里却为我们播种下勤奋、坚韧、博爱的种子,让我们姐弟四人享用终生。

母亲告诉我们,父亲是一个孤儿,7岁丧父,母亲改嫁,由其奶奶抚养,11岁就出去闯荡。

没有一点文化的父亲,先后在华阴县的杂货部给人当过苦力,给当时的渭南县县长当过通信员,开始学文化,后来到渭南油脂公司当文员,写文章,最后成为《永乐宫》杂志的总编。父亲由卖货的小男孩到国家单位正式员工的华丽转身,由目不识丁的盲童到满腹经纶的学者,他用行动告诉我们什么是勤奋。

父亲的一生中先后被打成右派、文革中的批斗对象。丢了工作,身陷囹圄的父亲,为了撑起我们这个小家,修过自行车、钉过眼镜、贩过鸡,旋过纺锤,为了供我们姐弟四人上学,他用仅有九十斤的身段,抗击着生活的风雨,搏击着生活的艰辛。母亲每每谈起那段艰难岁月,总是泣不成声,父亲承受住了人生中的狂风暴雨,他没有倒下,没有变节,这是父亲身上体现出的坚韧。

记忆中的父亲,从没和母亲吵过架,总是与母亲相敬如宾,他没有动手打过我们姐弟四人中的任何一个。1980年是我们家的一个转折年,父亲在文革中的“蒙冤”得到了昭雪,重新复出工作,每次回家都要给我们买很多好吃的,给他改嫁的母亲买肉和衣服等,父亲总是说我们跟他受苦了,当时我们还很能接受,现在想想,在我们的家中,谁是最苦的,唯有我的父母。父亲对我们的仁慈与博爱,像一股甘冽的清泉,直至现在还无声的浸润着我们的心田。

我们家,父亲给我们传承的是好家风,母亲给我们的却是很好的家规。

母亲没有上过学,没文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但母亲身上却处处显现出一种强硬与刚烈。在她的管理教育下,我们姐弟四人都走上了正确的人生道路。

学文化。是母亲对我们最为严格的要求。记得上学期间,母亲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我们每次的考试成绩都要如实报告,好的回家吃饭碗中的饭菜就会多一点,考差了会受到严厉批评,逃学、迟到是我们的红线,也是我们的高压线,记得我逃过一次学,母亲发现后,就用手长时间拧着我的屁股,直到让我从心底里感到害怕。

学技能。小时候,母亲不像现在我们总是惯孩子,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让我们干活,记得大哥、二哥上小学的时候,每年都要利用假期给家里割很多柴火,冬天烧炕用,由于我们哥三个年龄太小,背不动,每次都是割完捆好后,由我回家叫母亲到地里把柴火扛回来。星期天,我们还要扫院、烧火,母亲包馄饨我们得擀皮。说实话,那时候我们几个思想中总认为母亲懒,后来长大了才发现母亲是让我们从小就学会生活的技能。

懂规矩。小时候家里很穷,唯一能够经常接触的奢侈品就是鸡蛋,因为母亲每年都要养一大群鸡。可是吃鸡蛋却是我们几个的奢望。父亲的身体不好,每天母亲都要给父亲用开水冲两个鸡蛋,我们甚是羡慕。有一次在母亲出去喊父亲回家吃饭的间隙,我偷偷将父亲的鸡蛋一饮而尽,当我还在意犹未尽的回味时,母亲突然回来了,看到灶台上的空碗,火冒三丈的揪起我的耳朵,父亲立马阻挡,母亲说鸡蛋是你喝的,这是规矩,不能让他没大没小。事情虽小意义颇大,很多事情上,母亲都很有原则和规矩,我们姐弟几个母亲是平等对待的,没有因为我小、我懒就偏向我。

通过总结老一辈的家风、家训,我感觉我们家的家风是勤奋、坚韧、博爱,家训是学知识、学技能、守规矩。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承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信息科
电 话:0359-301183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楼710室
ICP备05008515 公安备案号14083002000029 网站标识码: 14083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