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原创作品类 文化动态 本土历史人文类
 

原创作品类

 
文学类
艺术类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原创作品类 > 文学类 > 正文
一叶知秋(散文)
查看:347 次    发布日期: 2017-12-28    作者:段爽    信息来源:【】  字体显示:
   

 

秋日的阳光总是如此令人心安,暖而不热,凉却不冷。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齐茬截断了我舒适惬意的遐想。按下接通键,听筒里传出的尖碎声音狠狠的刺了我一下,手不自觉的颤抖:姥姥又住院了。

  我们家是四世同堂,我和兄弟姐妹是最小辈,我们包括爸妈爷爷奶奶所有人最爱的就是姥姥姥爷一大家子人和和美美可是半年前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姥爷在院门外躺在太师椅上,心脏病发,在光的笼罩下辞世,留姥姥一个人,们感情很深,但天她一滴眼泪没落,笑着为这个陪她从女孩到老妇人的做了她六十五年的老仔细擦洗着脸庞,就像他只是睡着了,我眼里含着泪望着她,感觉整个哭泣的世界中这位老妇人笑的坚强又令人心疼

  刚从单位退休那会儿,一切似乎都还和谐。每月一两万的养老金足够老两口安度晚年。有段时间,姥姥姥爷经常游山玩水,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但随着时光的流逝,这对在抚养后辈上功德圆满的老人,却越来越感受到了垂暮生命的重荷。

  一个人的世界似乎只有孤独,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喃喃自语,活这么长时间也该死,尤其是在她八十岁以后,她脸上的寂寞怎么也掩不住了,他总觉得自己是累赘,怕麻烦家人,有什么事都自己忍着,于是他越来越频繁的住院,每一次去医院时,我们都在心里捏一把汗,生怕有什么意外,每一次对我们都是焦熬。

  我赶到医院,他躺在病床上,纯白的房间,我感觉和她的脸色也是这样的白,没有血色,插着呼吸器,打着点滴,药瓶里的药水似乎被按下了延迟键滴答得异常缓慢,我知道那是因为她那几乎可以算是没有的血压,其实这是因为发烧可要不起作用,打点滴药液输不进去,子又弱,这些苦她受得还少吗?这才是我们所担心的

  靠在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几个小时后,她输完了液,坐在床边,听我们的谈话,手撑在床边,端正地坐着,听不懂我们话的,局促得像个孩子,逆着光的她的身影穿过我的眼,在我的心,八十五岁说实话是真的皮包骨,不到七十斤。有时候握着她的会觉得,她原来浓密的银丝,剪了短发后也落得差不多了时光的刻刀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的背佝偻不已,眼神也不在犀利但她对我们这些小辈的爱从未变过,一如最初

  眼中的世界变得黑暗之后他陷入昏迷,医生护士从护士台和值班室跑,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九十分钟后,又重新被上各种机器,昏迷中的她,口微张着,我靠近她听见她说:“康的奶粉都冲好了,我试不烫;小囡要吃的?做好了,在锅里;大囡该嫁了吧……”后面的我听不清了,但这几句都以让我泪流满泪,一直都照顾着我们,的事她都要操心,不愿假手人,就算是我们的父母

  她的世界再次恢复光明,十几个她的床边,她愣了一秒,紧接着露出一个但又暖心的笑,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发出笑声,响彻整个病房,那一天,医院四楼的一间病房里的笑声就从没有

  窗外的枫叶落了一地,并且一片一片接着凋零和枯萎,丰收的秋天来了,肃杀的秋天也来了,有遍地的金黄,也有充斥天地的秋凉。又是三五片叶,树在惋惜曾经过往的繁华,小心翼翼的试图让自己安静,好挽留枫叶,可风,不止。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报送平台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 公安备案号:14083002000029 网站标识码: 14083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