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原创作品类 文化动态 本土历史人文类
 

原创作品类

 
文学类
艺术类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原创作品类 > 文学类 > 正文
凄美慑魂的挽唱(散文)
查看:332 次    发布日期: 2017-12-18    作者:韩友民    信息来源:【】  字体显示:
   

 南唐后主李煜有一首绝世佳词《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原名李从嘉,字重光。史载“为人仁孝,善属文,工书画”,被后世称为一代词王。中国古词产生于唐而盛于两宋。它迥别于句式严整、韵宕意庄的律诗,而以格雅情蕴的崭新面目登上中国文学经典的舞台。它让历代众多文人倾心痴迷而绽露出旷世烁金的才情文华。而亡国之君的李煜,则以《虞美人》一词宕开了宋词锦花缭乱的圃苑大门,引来了宋词的繁荣兴盛。特别是词的结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其意象阔大深邃,撕心慑魄的旷古警问,千百年来拨动着无数诗人的心弦,把感恨情愁洇沁入宋词的意魂而堪称极致,同时也把三百余年两宋王朝山河残破的悲情色彩,染尽东逝的一江春水。

  历代诗人写“愁”各有精妙之笔。由于观察角度不同,“愁”便有了千姿百态的物象。如“请量东海水,看取深浅愁。”(李颀诗)“愁”是有深度的;“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词)“愁”是有重量的;“无边丝雨细如愁。”(秦少游词)“愁”有了形状;“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词)词中那黯黯春“愁”的恍惚迷离之状,已是虚迂妙肖。然而“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詰问,更是把“愁”的三维空间的意象物感,以滔滔的压抑气势訇然目前。以景托情至此,可谓千古绝唱。

  南唐后主李煜亡国后被宋军协掳到汴京,过着阶下囚的日子,凄凉悲惨可想而知。于小楼明月下,迎着远方故国吹来的潮风,勾引起对昔日往事的无限怀念。那幢幢雕栏玉砌的宫闱花苑,那袅袅歌舞笙箫的佳丽宴乐,都已烟消云散,一去不复返。烽火离乱家国难归,一腔悲愤满腹情仇,让他内心的凄苦和压抑已无多辞,滴血的心只道得出一个诺大的“愁”来。然而亡国之痛的凄切真情造就了一代词杰。

  中国传统的治兴之策,素有“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之说。即文治武功相谐,不可执意偏废。而以“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起国的大宋王朝,也许惟恐拥兵自重危及宋王朝江山的事重演,而留下了恐武的基因和病根。崇文疏武,骄奢淫逸,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满足于苟且偏安一隅,以至于国力渐次积弱,导致外强屡屡侵辱。

  历史是哲理和公允的,冥冥之中上苍有轮回报应。一百多年后,北宋的王孙贵胄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太祖曾经“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建立起来的大宋王朝,在“靖康”之变中一朝倾覆,徽、钦二圣及宫人被金人掳囚漠北,亦饱尝亡国之苦,以致客死他乡,步了李煜的后尘。而胎气先天不足的两宋王朝支离破碎的江山,也在词人们的凄切愁苦、悲愤激烈的吟唱中风雨飘摇,夕阳西下,渐向末日。且不说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人生慨叹;还是范仲淹的“忧谗畏讥,满目萧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忠仕之感;亦或是易安(李清照)词“凄凄惨惨戚戚”“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凄切情笃;或者是幼安(辛弃疾)“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对天诘问;甚或是岳飞“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慷慨激昂,却都应了李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精妙注脚。然而“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滔滔不尽的愁云泪河,家仇国恨,亦如哀怨悱恻的挽歌、魔杖施法的谶言咒语一般,伴唱了两宋封建王朝的始终,见证了大宋江山的烟雨愁云,盛衰枯荣。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历史在温婉深沉的挽唱中,送走了柔叶飘落的南唐,也送走了恩恩怨怨、凄凄惨惨的两宋。如今我们欣赏着《虞美人》这首凄美慑魂的挽词,在感叹世事盈亏无常的同时,也许会有更多现实的感悟和启迪。又道是:

  月缺月圆叹转轮,成来败去自其因。

  若要破此千年谶,兴替真经问庶民。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报送平台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 公安备案号:14083002000029 网站标识码: 14083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