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原创作品类 文化动态 本土历史人文类
 

原创作品类

 
文学类
艺术类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原创作品类 > 文学类 > 正文
美酒飘香思故人
查看:103 次    发布日期: 2017-12-07    作者: 陈英贤    信息来源:【】  字体显示:
   

 去年搬家时,在一个柜子底层,发现了两瓶35年前县酒厂生产的“洞宾大曲”。一天有两位客人来访,吃饭时我打开了其中一瓶,瓶盖一撬开,一股浓郁的酒香从瓶子里扩散出来,刹那间,清烈的香气就氤氲了整个房间。客人们纷纷说,这样的陈年老酒,现在很难喝到啊!

  喝着30多年的“洞宾大曲”,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任涛先生,要说任涛先生,不能不先说说肖彦坤。

  肖彦坤是南卫乡书院村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县工业局工作,担任工交部及工业局的会计。此人正直果敢,办事干练,为人江湖义气。我在县工交部工作,我们是同事,更是好朋友。当时国家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肖彦坤同志40出头,意气风发,正是人生的黄金年华。他毛遂自荐,毅然绝然辞掉会计工作,赤手空拳在令花村东的一块麦地里创办起酒厂来。没有资金自己筹,没有设备怎么找,没有技术干中学。我记得当时,他把自家的桌椅板凳及床板都拉到工地上,为办厂没少和妻子吵过嘴。他同军转干部薛管管,青年工人焦同太等人,硬是用“干打垒”的精神,建起了一座现代化酒厂。苦心人,天不负。经过三起三落,终于生产出了我省第一家优质浓香型“洞宾大曲”。我曾多次去过生产车间,那时酿的酒是用高粱、玉米作原料,在大锅里蒸煮和发酵的,是名副其实的“粮食精”。省轻工厅专门在芮城召开了现场会及首届山西评酒会。全国各路专家云集芮城,品评结果,“汾酒”、“洞宾大曲”及“北方烧”三种酒评为“山西优质酒”。当时山西酒业方兴未艾,素有“北方烧烧红大江南北,六曲香香透长城内外”的美誉。山西市场不容乐观,肖彦坤把目光盯在了陕西省和西安市。不知什么原因,那时陕西西凤酒厂处于半停产状态,厂子几乎关闭,正好给“洞宾大曲”空出一个市场。酒厂几经打听,得知西安市烟酒公司组织人事科长任涛先生是我县原杜庄乡任家庄人,我和任先生有些亲戚关系。肖彦坤和工交部长关居敬与我亲赴西安找任涛先生。

  在西安市烟酒公司大楼里。我们见到了任先生,他很随和,微笑总是挂在脸上。初次见面感觉他是一个不善言谈、温厚淳朴、心地善良之人。他听说家乡办起了酒厂,激动地说:“家乡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们只要生产出好酒,把好质量关,西安市场由我来想办法”。

  关居敬部长当即决定,中午在西安饭庄设宴招待烟酒公司相关人员,客人由任先生定。请的客人中有公司的书记、经理和几位副经理等,席间大家兴高采烈,觥筹交错。喝得齿颊生香,余甘不尽。当品尝了芮城的“洞宾大曲”时,烟酒公司的经理竖起大拇指说:“此酒香浓四溢,入口绵长,下肚舒畅,难得的酒中佳品!”书记、经理当场拍板:“送一车皮到西安来!”芮城的同志感恩戴德,拍手叫好!

  饭后肖彦坤厂长前去结帐,饭店的服务员却说:“烟酒公司的任涛科长已经结了,总共是78.6元钱。”八十年代的七十余元,可不是个小数目,当时任先生工资也不过五六十元。临别时肖厂长把钱塞给任先生,他硬是不收,言说:“现如今办厂不容易,我多年在外,家乡的事帮不上忙,这顿饭就算我请客啦!”两人推来搡去,钱都掉到地上了。这一幕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成为一幅永不褪色的画面。关居敬部长说:“来日方长,以后再答谢任科长吧!”

  肖彦坤为办酒厂吃尽了千辛万苦,后因那场“大动乱”的流毒,还蹲了7个月的监狱,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19944月肖彦坤同志病重,关居敬部长约我前去看望。他喘着粗气,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告诉同太,酒厂还欠着任涛先生70元的饭钱呢……”岁月绵绵,惺惺相惜。两人的友谊像黄河水一样地久天长!

  人常说,好事多磨,在给西安发货时出了麻烦。那次请客少了烟酒公司的业务科长,此人姓李,是山西万荣人。他说感觉芮城酒含铅有点高,待春节过后再化验一下。春节可是个大节日,要是耽误了,酒厂损失就大了。再说评酒会上,各项指标都是省轻工厅再三化验的,质量绝对没问题。得知情况后,县委分管工业的张立波副书记亲自联系了县上最好的车——皮麻公司日产五十铃,让肖彦坤和我立即赶赴西安,到了西安才知李科长家中有事,回万荣去了。任涛先生说:“这事必须得业务科长签字才能发货,再过三天就是春节了,得抓紧时间呀。我们还是去万荣找李科长!”大家都急得束手无策,任先生的一席话,使大家茅塞顿开,下定决心马上奔赴万荣。

  为了芮城酒厂,任涛先生不怕麻烦,不辞辛劳和我们坐上五十铃,由西安出发,经临潼过渭南坐船渡过风陵渡,直扑万荣。寒冬腊月,天寒地冻,大雪纷纷,我坐在车后面,看见任先生衣着单薄,身子微微颤抖。司机是部队转业战士王太选,驾驶技术高,当时的路况很差,车子一直在颠簸中前行。终于在腊月二十六日下午四时赶到万荣县李科长家中。李科长见任涛先生亲自出马,不好意思说:“芮城酒从实讲是不错的!”我记得大家在李科长家吃了顿便饭。饭时他端着“洞宾大曲”,未饮三分醉,将饮已动情。无限感慨地说:“就凭任科长这种赤子之情,这字我不签都说不过去。”当我们从万荣返回芮城任家庄任先生家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

  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家乡水!任先生把缕缕乡愁化在冰雪中,把家乡的经济发展落实在行动上。与他多次打交道,他总是以一颗诚挚宽厚的心待人接物,风雨历炼,不改情怀。

  “风送花香红满地,米酿好酒醉四方”。“洞宾大曲”在西安一炮走红,销售量月月攀升。那几年,芮城酒厂的销售收入和上缴利税,仅次于县橡胶厂、电线厂,排名第三。

  1980年“五一”前,县上由张立波副书记带队,前去西安慰问烟酒公司领导和任涛同志。一行人到西安,四处找不见他,后才听人说他在北大街烟酒商店里。芮城人赶到商店,看见他和售货员正在推销“洞宾大曲”,并正在详细介绍酒的特点。张立波书记紧紧握着任先生的手说:“家乡人都说你是一个大好人,是酒厂的功臣,真是名不虚传啊!”那段时间,任涛先生念慈在慈,就是一门心思打开“洞宾大曲”在西安的销路。他用火热的胸膛温暖冬天,用辛劳的汗水融化冰雪,用爱心回报家乡。他的精神永远载入芮城的酿酒史册!

  积善如登高,久则必高;积恶如穿穴,久则必陷。任涛先生与人为善,乐善好施,他一生都是一个只管行好事,不用问前程,集“真善美”于一身的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生活水平普遍低下,家乡人去西安办事、看病,不免要打扰他。看病的要临时住宿,要托他寻找好医生;办事的要寻找门路,又要买好烟名酒(那时买好烟名酒是要批条子的)。每每遇上这些事,任先生总是不厌其烦地尽力而为,常常忙得不能按时吃饭和休息。为了让家乡人不住旅馆少花钱,有一个临时住处,他便在自己办公室支了个行军床。时间久了,又怕影响不好,他索性自己出钱在西大街租了半间民房,供家乡人使用。我自己看病就曾两次住过这个房间。房间里有床铺、被褥还有做饭用的蜂窝煤炉及锅碗瓢盆。那些年,橡胶厂的赵金山、电线厂的刘向山、化肥厂的允志明等都住过这个房间。历山、任家庄、晓里及风陵渡一带的乡亲,住过这个房间的人不计其数。试想一下,一个在西安工作的普通干部,家中五、六个孩子,月工资五、六十元,能做到此实属难能可贵啊!在这个中国西北最大的城市里,任涛先生用他瘦弱的身躯,为故乡人遮风挡雨,默默无闻地奉献着。流走的是岁月,积淀的是美德。一想起这些,我就仿佛看见慈眉善目、体态安祥、心境豁达、走起路来快步如风的任涛先生向我们走来……

  20065月的一天下午,太阳正沿着它亘古不变的轨迹,向西山天际驶去,把一抹金色的光芒涂在西京医院肿瘤科的病房里。经过两次化疗,任涛先生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雪白的被单在斜阳的映衬下,使他的脸颊显得更加苍白。我和几位同志去看望他,他用微弱的声音说:“肖彦坤现在干什么?”我说:“肖彦坤前年已经过世了!”他叹了一口气说:“老肖为办酒厂,出过力,流过汗,还坐过牢,真不容易呀!”任先生已重病在身,还念念不忘家乡的事,还惦记着昔日的同志和朋友。我心里想,就因为任先生的美德和善行,菩萨一定会保佑他的。这是我和任涛先生见的最后一面。

  一个人,特别是平凡的人,都会被历史遗忘,待到历史想起他时,他却到另一个世界了……

  竹绕凤池,德荫后昆。任涛夫妇育有三男三女,现都长大成人。有的艰苦创业,开拓创新,成为制药行业的领军人物;有的身着白大褂奋战在救死扶伤的战场上;有的栉风沐雨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打拼。个个都脚踏着父辈的脚印,为国家为人民做着贡献。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报送平台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