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原创作品类 文化动态 本土历史人文类
 

原创作品类

 
文学类
艺术类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原创作品类 > 文学类 > 正文
李老汉的新旧故事(小说)
查看:53 次    发布日期: 2017-10-13    作者:曹小军    信息来源:【】  字体显示:
   

  李老汉,指称蔡村李志刚先生,小名麻虎。因为他与兄长属于同龄伙伴,以前几十年间,也受与我家往来的影响,所以,时日一长,我俩之间也有着些许接触。我想,在先生的心目中,很是高看与我,总以为我是村里的资深文化人吧!一来二去,我俩之间友情渐渐升华,也算是结成了忘年交。以前,我只晓得年轻时的先生,曾是村里的一位细心巧手的泥瓦匠,时常忙活的是乡间的居民建筑行当。受他的影响,也是他的栽培,几个子子婿婿们也都成事了他的亲传。蔡村李氏家庭建筑队,方圆颇有名声。

  我小李先生年龄15岁,他李我曹,另族行辈。他搞工程,我从教育,双方职业更不相同;但是,之间交情似乎肤浅,也很深厚。每每街上的碰头谋面中,老哥他总会要热情地寒暄个一阵。曾几次提议,想要抽时间与我坐坐的要求。噢,我领悟了。老先生自小没进过学门,识字极少,兴许他有心思,想要与我倾吐衷肠,大概是想让我能用文字,将他内心里那深沉的积淀,能够笔录面世家庭内部,以儆后人吧!

  老先生1934年生,距今八十一二高龄。从他略显沧桑的脸颊上,就能看得出他青少年时期,很兴许是个吃过苦、受过累、遭过难、命运不济之人。我主动见了他,并预约了时间“坐坐”,我要探知他的故事。我做好了准备,走进他的内心世界,用真诚的倾听,分享他那不一样的人生。通过采访形式,以记实态度笔录,来梳理好他那曾经迷茫过的情感,要用温暖的文字,抚慰他年轻时期曾经受过伤痛的心灵。洗耳恭听,认真笔记,以祈满足李老汉的宿愿。

 

 

  1“我相狗,农历甲戌,也说民国二十三年人,农历的腊月十二出生。蔡村李门老户,住牌楼巷东头稍门口。听老人们讲,在我刚满一岁大的那年,爷爷就因积劳成疾、家境窘迫而逝去。八岁大时孩提时代,本应是快乐童趣的幸福年华,却正遭受日寇欺凌,中华民族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那勤劳忠厚的爹爹,一位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难避一劫,惨死在恶魔日本鬼子的暴虐之下。可怜地丢下了我们孤儿寡母,婆媳们孀居寡守,度日艰难。

  自爹死后,母子俩整日里悲痛哀伤,恸哭不已。后来,娘她哭瞎了双眼,弱身子也染上了病。可怜娘她命苦苦到瓜把上。她人脾性坦,动作慢,过分实受,嘴头泛不出话,手工也做不出来。记得我自小缺衣少穿,尤其冬天,手足常常被冻烂,像织纺针线活计,总是古仁村外祖母时常帮衬。”李老汉情语交融、滔滔不绝:

  1941年盛夏,娘亲快要生产妹妹牧兰了,尽管待产期间就寄居在外婆家,但是还得避讳旧俗。农历六月初四凌晨时分,我娘就是在古仁村东沟里的一穴荒洞里,没有一点基本的卫生条件,在外婆的呵护下,哀痛艰难地分娩,意外顺利生下了小妹妹。一个周期没敢惊动,为了躲避鬼子的骚扰,已经十分十厘,体虚神弱的母女保命要紧,白天不敢出洞,夜间不敢行走,实实无奈,靠着外祖父母每晚后半夜,提心吊胆地送食给水,艰难地维持过了危险期。

  1943年,家计生产生活仍旧摆脱不了困顿,因为添加了妹妹要吃饭,我娘是盲婆也只会光吃不能干,为了混口饭吃,我娘实实无奈,横下心忍痛割爱,抛别只有两岁大的牧兰小妹妹弃家出走,自卖本身,二嫁给了西街的某户人家,即蔡村以西15华里外的枯垛村,一户穷汉光棍家为妻。一年后,我可怜的瞎子娘亲又生了个小妹,因为蔡村、枯垛两家都是佃户,穷家亲戚来往不起,所以,几多年来断了信。

 

 

  2爷爷不幸病逝,爹爹惨遭倭杀,瞎子娘逃命改嫁,苦愁的我当年只有八岁大,潦倒不堪的奶奶爱莫能助。本村有像我同龄一般大的伙伴们,虽然生活也困苦,但还有家人的一丝温暖和关爱,还能凑就大庙学堂里去念书的机遇,能同他们一齐去大庙里读书,我从来不敢奢望,只要一日三顿能填饱肚子,就知足了,提上筐去后坡割草,回到家提水扫院,只求完成本份。

  时间再长也忘不掉。九岁那年,一次,正在老祠堂里后园,低着头弯着腰,捡拾从枣树上风落的枣儿,“喀”地一声,墙外突然飞过来一截青砖,不偏不向命中头部,顿时头破血流。事故原因可能属意外,幸运没有伤及性命。至今头部仍然留有疤痕一块作记,要说,命大着哩。

  十岁那年,还是娃娃着,还是身嫩力单的年龄段,但还是有过几次,去给日本鬼子支差,受命随着大人们,一起去听鬼子使唤,支应差役。曾经先后去过寺家沟口,涧咀子村,南礼教村,过村和柏树圪瘩庙,一去就得两三天。在鬼子或者汉奸的监视下,只看见刺刀晃晃,只听到狠话嘶嘶,总是心惊胆颤。干过填沟,干过刨崖,都是修路;还修挖过惠民壕,当过跑差娃。每日里,总是提心吊胆,总是惶恐不安,因为整天过来过去,全是与鬼子打交道,稍有不顺意,动刀就杀人,谁见谁害怕。

 

 

  3坚持抗战八年多,胜利后,改善了人民生活;从十二岁长到十八岁,也长成了大小伙子,身子骨也强壮了,也有了力气了,就在家中扛大梁。无论是春上种,或者是秋季收,活计上难不倒我。虽然我是孤儿,单独一身,自个的事情不够做,主要是给大家子帮忙。包括堂房本族几十口人的一大家的庄稼,除了庙后北坡几十亩,张祥地、水口地、柰子地、葫芦岭、西崖地和蔡家沟地等,总共经营有四五十亩的庄稼哩!

  农活繁杂多头绪,谨慎农时赶节气;就像犁耧耙耱锄,割草喂牲口,忙时要抢墒种,闲时备肥足。趁着忙天,得要先紧地里活干,农闲中,还得帮推磨磨面转圈圈,总之,一年到头日以继日,田里活家务事,总得忙乎着没头没尾,反正不得闲歇着。庄稼人过光景,凭着能吃苦,凭我有力气。一大家几十口人,零碎杂把子活计太多太累人。我年轻腿勤,谁都能使唤,我声叫声应,尽力完成。常素间,虽然曾有过哥嫂的照应,但我们毕竟是同父异母关系。最肯思想的是我那双目失明的瞎子娘,常是自言自语:“娘啊,好可怜的亲娘,儿子好想您啊!”但是,在家里我不敢言多,更不敢乱讲。想娘想得很了,在没人的地方只是偷着哭。

  村子里,与我是同一相分、一般大年龄的曾经玩伴,有李民唐、李四民、李自亮和王志新等人,尽管他们的家境也许并不大富裕,但是,看着人家都能有条件进大庙(私塾)里读书,又是羡慕,又是自卑,甚至嫉妒过,更多的是怨恨。偶尔,如果在巷道里照面到他们,望着他们快乐于放学或是上学路上,我总是心如刀绞,总是自个儿快速地躲避在无人处,一把鼻涕一把泪,捶胸顿足,无地自容。

 

 

  4我这个苦命娃,遇到灾难多多,可是性命大大的。回顾以往大辈子中,曾经耍过五次悬乎,但每次过后都心有余悸。除了9岁时在祠堂枣园里挨砖砸,12岁那年,也有过一次惊险。

  二爹的闺女叫当当,当当姐出嫁到源头村的第二天上午,遭家里安排,指派我前去叫她回门。我跨骑着一匹大骡马,路途中出了事故;因为是娃家,领不稳缰绳,一个趔趄使绊,将我从骡马背上重重地栽了个跟头,使脑部着地撞石皮破,顿时血流不止。随后送医院经医查,大脑受到振荡。疗养了一段时间,生命体能受损轻微,无伤大碍,算好,又一次侥幸。

  再有一次,正在东沟里忙活着给牲畜割草,天气突变,雷阵雨来势迅猛,一道电闪雷鸣暴雨瓢泼。紧接着,再一道强烈刺眼的弧光划空,自高而下、顺远而近疾袭而来。“啪”地一声曝响,瞬间,眼发黑、头发昏,被电麻倒地,一蹶不振。是遭雷打?或受电击?谁能说明白。后来才懂得,那是大自然中剧烈放电现象,是天空中的电荷弧光暴烈的表现;雷暴的发生放电,也是放电现象,很危险,发生时可以击穿人或物。轻者,致以休克;重之,立刻身亡。童年记忆中的触电东沟一幕,使人惊悚害怕了数年,影响到身心健康,更是闻雷丧胆,毛骨悚然,想起那一幕,真是害怕呀!

  第四次遇险是青年时期了。一次在古仁村东沟半崖上捡拾烧柴,因为居高恐高,一个简单的割柴动作稍有不慎,恰逢是下一截树桩使绊,又是一次身躯失控,踉踉跄跄,终于致以失足。我人从大约要有两三丈高的崖头上,一个倒插葱,死死地坠跌到深沟地处。后经亲属临场,我才得以施救。住院疗养了半年后,才渐渐得以康复,检查腹腔受到内伤,又一次大难不死。

  第五次遇险事件,发生在趋近的20127月的一日。年高八十的老俩口,为的是图个清静和方便,也利于对机井的管理和守护,就长期安居在村西的机井房里,歇井的日子,安泰无忧,怪美。井房居所面积狭小,不足12平大,但还是分割为内外间。说外间,进门对面墙上,装挂有电机井泵的操控大电闸、保险盒和电度表等仪盘。平素,老俩口负责管理井泵的上水或停水的扳闸、读表和记数。为了便利老年人的操作使用,所以操纵闸刀开关及装配的壁挂位置,仅仅只有一人高。多的时间,老汉老婆是在里间坑上歇息的长。

  78日下午,又来一阵惹人生厌的电闪雷鸣。安全起见,我起身披衣刚刚跨出里间二步,本是打算走出房外窥视一下天气情况,“倏”地一道刺目电闪骇异出现,随后一声轰隆隆的巨雷声,剧烈地自空绕弧降来。这一雷动,要比飞机起高声响、炸山爆破声响还要更重。猛然看见空中一团滚动着的大形状火球,紧随着雷鸣自高至低、自远至今、疾驰而到,穿门而入,直入外间对面墙上壁挂着的闸刀盘撞去。“叭啦啦!”猛地一巨爆裂炸响,只见团状电光由闪耀的电弧,顿生起了熊熊大火;火中升起浓烟黑气,使满屋罩呛,橡胶臭味刺鼻而来。稍息,北墙上原装电器全部被炸毁,只留发黑了的残瓷组装。圆形雷电火球状刚进门后,与现在的我擦身而过,处于本能的我,随着“啊”的一声惊悚倒地,瞬间萌生一念:我要死去了。

  事后,经过村电工现场察验后解释说,自然界的雷打电击不足为奇;这本是大自然中偶尔发生的球雷放电现象。尤其是在阴雨天,空中大气气压低沉,高云层中爆发的电闪雷鸣中,强烈的电弧会顺地面的电线方向,急速地滚动而入。高压放电冲击剧烈,无论遇到人或物,都会一路击穿无阻、势不可挡。很幸运此次意外事故发生,只是闸盘被击毁了,庆幸人无伤碍;假如你老汉再走前半步,那,那后果将不敢设想。哎呀我的妈呀!

 

 

  5蔡村人民得解放,那是1947年,穷苦人从此翻了身。斗地主、分田地,老百姓都开始各忙各家的土地营生。我刚刚十八岁,家中又有新变故,实实无奈,开始与哥嫂分火另灶,单个吃唱。回想起这段苦日子,至今几十年过去,仍旧心酸不禁。十七八岁大的毛头小伙,自小没有爹妈教养,单单只会出力农活,从来没沾过握锅燎灶,其实就连一筷一碗都没有。说白了,我吃不上饭喽,开始饿肚喽!

  毛手毛脚,十多年只会使力干活,只有笨劲,很少技能,更无主见,命运折磨,一切只能从头学起。万事开头难,要吃饭,要干活,要吃饭,没有锅碗瓢盆面;想干活,缺少锄镰、锨担,咋办?基本的生存生产条件全无,只是光杆儿一人。真实成了个庄稼不能做,吃喝没有锅,睡觉没有窝,袄袖裤裆破,烂鞋露指脚,没人怜念你,都是各顾各。

  还算我堂亲中的三奶一家好人好心肠,念起我这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已经陷入到艰难的处境,于心不忍,慈悲善怀。四爹李可道和四妈陈转转伸出了双手,接我回家,得到收容安抚。忍饥挨饿好几天了,终于吃了热乎饭。

  三奶家的光景也焦节,庄稼活重人少。四爹身体向来欠佳,时常是位半病子人,重活累活有困难。我十八九正当时,有的是一把力气,只要肚子能填饱,总有一身使不完的劲儿。与三奶合家后,基本生活有保证,庄稼活计不耽搁,那一段生活得很快活。在家里,有三顿饱饭吃,有亲人们疼爱着,整日里心情舒畅;庄稼事,地里活,得心应手,三下五除二,忙活一阵子,该种该收不误时,干净利索没话说。

  当年寄居三奶家,如此将有两年多时间。光阴荏苒数十年,至今记忆犹新,因为那一段是我一生中命运极落魄的深谷中,是慈善的三奶一家人拯救了我,解除了我的危难,帮我度过了难关。几十年,我没忘掉他们的恩德,我感激他们的善行;在那两年间,叔婶怀里胜娘亲啊:受人滴水之恩,当该涌泉相报;六十年了,我一直惦记心头,没齿不忘。

 

 

  6我也能像村子里多数同龄人一样,男二十,娶回来媳妇成了家。因为我是孤苦伶仃,所以,我们成婚那天,令村人刮目相看。

  在三奶家搭灶将近两年,有着亲人们提点指教和帮助,我独自经营了一块棉田,由于我精心管理,天道酬勤,春花秋实,丰收的喜悦情不自禁,系老秤称重,480斤皮棉,好收成换回了一大笔钱财,终于成全了我大婚的整个开销。一个自小没爹没娘的娃,20岁自拔成了家,我成了村子里的一个人物,一桩个案,村人的谈资与话题。牌楼响东头李家的那个孤儿娃,可曾经是个论干活没力,论花销没钱,要吃饭没锅,想睡觉没窝的穷小子啊!谁人能想到人家还能下恒心吃苦头、挣人气,自个儿娶回花媳妇?嗯!

  自从娶回媳妇成了家,有了温饱也添了娃,土改分的几亩地,也只会侍弄好庄稼。这几句话虽然俗气,但是,确实说得真当话。

  1954年到1955年,从农业单干到互助组,又从初级社到联合合作化;尤其发展到1956年间,蔡村片挂牌成立了明光社,是明光高级社,李三贵任职社长。农民农村农业一路走来,越走越有奔头。那二年,正是我火热的青春年华,浑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总有着一股使不完的劲,反而觉着,越干越会有力量。1956年年底,蔡村明光高级社年终决算公布,我竟然能领得240元钱,是明光高级社的头户,是领到最高数的分红人,真是喜形于色,还受到表扬哩!

 

 

  7农业社集体大生产体制,仍旧在步步升级,而且越升越高。到了1958年,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三面红旗高举起时,蔡村被划属芮城县条南人民公社。再后续的体制变改,以大队为核算单位前,还有沟渠头管理区、继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等等的变来变去,纵然,土地经营上,全归农业社大集体。用老百姓话说,都是吃大锅饭哩!

  命运是撵,条件是赶。在这10多年间,恰恰是我俩生男长女,添人添口的时期;前前后后,总共抓养了四男二女共六个孩子;家境转换很快,成了人口多劳动力少,或者说,到点有人吃饭,没人出勤挣分。农业社实行工分制,凭的劳动力出工挣分,年结按分分制。哪户劳力少,出勤少,生产队里工分就挣得少,到了年终结算,家里除过少许的基本口粮外,劳动粮也自然得到的少。如此景象连续了多年,年年总是短款户。长不大的六个孩子,大的喊叫肚子饿,小的张口要馍馍,到了年龄要进学,家里花销,一年更比一年多。尽管我一年到头紧忙活,一家老少的温饱一直供应不了。

  农业社的集体“大锅饭”体制,年复一年,共漫长了二十六年。26年间,我家常肯是欠款户,26年间,我家从来没有分得过红利。夏收结束后,生产队集体要在库房给社员群众分发口粮,那种心情,招惹的人羞愧难当。家人提上粮袋去生产队站队领粮中,心里常是战战兢兢。因为曾经多次遭受过冷嘲热讽,要低三下四,要看人眉眼高低。好不容易轮到眼前,该自个户头领粮时,队干部总是要扬威一下:“短款户到最后领!不劳动,一家人靠谁养活哩?还不是凭的大家!多子女户讲啥子困难,怨谁?”任凭唱斥着,千万别吭声,怪滋辣味的。挨受如此奚落,都承受得再也不能承受了,羞愤难当,无地自容。有一年短款最多,成了全村典型的欠款户,580元,满村最高位,在当年确实是个大数字,轮到谁头上谁害怕。事实也如此,我俩只算一个半劳动人,一家八口要吃喝,娃们相继长大,不仅忍饥挨饿,还得支应花销,光景不像光景。

  曾经有过两年,生产队里召开社员会,要通过选举产生新的队长。群众酝酿中,一致推举我上任,我当场表明态度:不当队长,愿意承当生产队的饲养员。在那年代里,农业机械就没有,生产动力是全凭畜力。所以,牲口是庄稼人的重头戏。农业社大集体的生产队饲养站就是大事情。我向社员群众作保证,一定精心饲养喂好牲口。大槽饲养站,牲口十几头,当好饲养员,日夜都忙活。我爱岗敬业、不嫌劳累,一天也只是给记10分工分,但是我从不计较。有社员说我“痴”,有社员笑我“傻”,我不痴不傻,那你到底是想图谋啥?这个不能对外讲。

  要说出来都是丢人现眼、招人嗤笑的事。我之所以争当生产队的饲养员,寻思着两个小动作:一是想借机倒腾搂一点“铡秸麦”,二是像乘机窃取几斤“牲口料”。铡秸麦,牲口料,纵然是粮食;娃娃们饿饥了,饥不择食嘛!反正都能填肚子。牲口的主要饲草是寸短的麦秸草,铡切麦秸的过程结束后,从草渣中能筛漏出三二斤的瘦皮皮子麦颗,就叫铡秸麦。牲口料,指除了草料外,生产队每天再给每头牲口补贴的半斤精细料;通常是玉谷、麦麸、豆类等,比较粗劣的杂粮,予以增膘营养。从牲口嘴里夺食,这都是糟践人,也太不应该!可是,眼巴巴一家人真是饿慌了,饿极了。哎!丢人败娃,造孽哩!

  艰难困苦的岁月,虽然以往数十年,每每提起,仍会令人心酸,使人作呕;都是吃了大锅饭遭穷的亏,都是因为子女多了受连累。

  经过最饿肚子的日子,是596061年。连续三年天旱少雨,自然灾害粮食少收,整个全国都处于困难时期,到处老百姓都遭饥荒,饿死人的现象太多了。老年人都经历过搓淀粉,剥树皮,挖苜蓿根,啃玉米芯,嚼棉花壳。在那年代的老老少少中,总有着半数人因饥饿成疾,腹困潦倒。令人心悸的经受不愿重提,说出来,年轻人会说是天方夜谭、神话故事,然而确实。日久天长,六个孩子相继长大,光景似乎稍有好转,精神渐渐地好了许多。1964年至1967年,三十出头,正是人哩!推辞不过,当了四五年生产队队长。咱当队干部,斗大字不识,凭的公平心,凭的认真办,靠的社员支持,靠的带头实干。

  筹划运作生产队集体庄稼活的具体安排上,咱得精心地掌握其规律,方方面面的繁杂事,总是认真细致地去处理好。虽然工作中不能识字记账,但是我会在吃谋地默记成型,像全生产队的几道沟沟辿辿、六七百亩的大大小小地块,若要提问其中的某一长宽尺寸,我都能给你脱口而出、即席而答。按照农时节气物候规律,到时该种该收、该翻该锄等等,全在脑子记着哩!往后几十年间,也曾连续干过几届,战过几年。就像带领社员创建过李家湾钻洞引水工程,还有赶先进组织大兵团平田整地运动,多次学大寨填沟筑坝,兴修水利掀高潮等。

 

 

  8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开始有了大变化。土地下放,承包到户,家庭形式联产责任制。各家每户应该如何经营农耕,从此有了自主权。老俩口已经年过半百,孩子们已经各自成家,要论抚弄庄稼,咱可算是专家,值着年富力强,真个得心应手。富民政策惠及三农就是好,河宴海清风调雨顺兆丰年。连续了好几料,老是夏粮丰产丰收喜上眉头,年年称呼咱是万粮户,好多回上过光荣榜,获过模范奖,参加过县上的表彰会,还同县长一起照过相。

  不几年光景,收入大增加,生活大变化,村子里有的建新屋,有的盖大厦,生活历练能造就成材,不几年功夫,我也由开始初学的小泥工,练就成为了一名大瓦匠。

  参加建筑工程实践的多,执刀砌砖技艺就提高的快,越来越好,接单多,活计稠就是口碑。我也常常暗自思忖,咱家也有突出特点,有个性,做工精细认真;论脾气,对事不卑不亢;讲德性,穷富都能看起;说质量事主很满意;所以我有自己的风格。比如商议订立合同中,从不斤斤计较;开支中,能给多少收多少,差一没二就行啦!但是一定要把好质量关,达到两满意,所以。事主总是点赞不已。质量越高,活计越稠,不分春夏秋冬,订单总是挤满,接应不暇。

  谈到这我很欣慰,算是自豪吧!多年的辛勤服务,就本村满共450户,我算是吃遍了家家饭。心闲中我曾经屈指细数过;从前巷、腰巷到后巷排家过,每一户都曾有着我做过的活计,或大或小,或多或少。集体的建筑项目也参与了许多,有杜村机电灌站、蔡村棉花采购站、蔡村供销合作社、中小学校教室等等工程,都曾凝聚过我辛劳的汗水。曾听有乡贤点赞于我,算个口碑吧:“李师傅做活精细,质量第一、严格把关,不丢手艺,节约材料,收费合理。”

  如此泥瓦工,一直干到我65岁年纪,下手几个孩子也能抵起一头了,我才放手打停,歇业不再。巷口一拨老年人群中,有人夸我不简单,建筑行业打拼了几十年,挣得钱了,也落个名了,名利双收嘛。

  也曾有过回想,这多年里,咱为人处世刚正无私、遵法守纪、善待他人。最简捷地自我概括有两“狠”:装人“狠”,指为人共事中,狠心吃亏,宽予对方,不计较得失;治家“狠”,指创业治家中要自拔自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只要创建家业干的正经事,要狠下心来高标准,严要求,遇到困难险阻,就要一鼓作气,力达成功。莫忘嘉言:吃自己的饭,滴自己的汗,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天靠人靠祖先,不算好汉。

 

 

  9人话岁数只但超过六十,时常容易怀旧,总想愿意回味亲历以往,或有一丝念想,通过展示出能力,来体现出自我的人生价值与对社会的作为。年岁老了,应该为生育养育我的这块黄土地留下一些作念。李志刚老汉的家乡感情很是丰富,时来运转,机会终于来了。

  1996年春天,芮城县委县政府行文,号召全县各地兴学建校工程启动。蔡村乡民热情高涨,积极募集经费三十万元,不期,盖起了蔡村小学教学楼。受社会正能量的影响,李老汉仔细琢磨后仗义执言,决心报效家乡,要为蔡村的公益教育贡献力量。拟带领全部子女,为家乡后代成长奉献关爱。于是主动请缨,提出在建设村幼儿园工程中,包揽整个投工,具体到主刀工、副刀工、筛灰工、砂浆工、浇砖工、转运工、搭架工、上料工、粉墙工等大小杂工。亮点是,全系义务投工,用老百姓的土话讲,全是白干哩,不计报酬,就是不要分文工钱,以表示李师傅带领子女们为家乡教育发展的奋力支持,真是大气度、大风范。

  获得村委班子的准许后,19974月,李师傅召开了家庭动员会,统一思想后调兵遣将,扎营布阵。建筑工地紧张有序,热火朝天,全场十几号建筑工人忙乎一片,很好看的风景线,看点全是李师傅的孩子们,子子女女,媳媳婿婿。李师傅临场指挥,工程有序进行。一个工期,三间标准新校舍顺利落户。竣工庆典之日,村民代表为李师傅披红戴花,授“建校兴学楷模家庭”牌匾一块,并敲锣打鼓,以表庆贺。

  李师傅带领子女们仗义善举,义务投工合计五十个,就按当年工价计算,也值两三千元,一个普通农家的作为,已经令人感动。李志刚师傅偕家人义务投工建校,大爱无疆荣膺厚报,更加激发了李老汉公益活动的热情,奉献社会的精神再度升华。

  他又一次与老伴思忖后,又出台了一项新的大决策。选定村西榆树埝地境适当位置,再来自筹资金三万元,打造农用电机水井一口,并且包揽其全部配套设施,采用封闭型家庭管理,确保正常上水,可以服务周边农户及时浇灌庄田六十余亩。

  老俩口瑰丽的梦幻、幸福的畅想,再次受得乡亲们的拥护与支持。众口一辞,李老汉设想实际,规划合理,打井浇灌,天大的好事情。原先生产队大集体时期此处是有一口井,由于多年的长期使用,井内水位极度下降,致使井底枯竭。水田此后变成了旱地,同样投资却大跌了效益。李志刚老汉能在乡亲们的渴望中,想农户之想,急农户之急,能自筹打井,解决燃眉之急,难能可贵。

  说打就打,久旱的庄稼正等浇灌呢!1998年初夏,李老汉约定的专业打井队已经到位,井位也通过专家做了决定,可是预算的部分资金却不能到手,所以,迟迟不能开钻进行。六个子女说好的,亲口答应了的,现时正等着用钱哩,为啥有些人不能按数缴?可是深入到实际中,确实各家都有各家的具体困难。老大新房盖了半拉子,老二的生意亏了本,老三供有大学生,老四准备娶媳妇,谁家有多宽裕?大家的事情都要紧,反正是,打井工程绝对不敢停。这,这该让人咋办呀!李老汉凑手不齐,措施不得,那段时间,性急的头上直冒汗,着急得牙疼齿掉完,寝食难安。 

  不,不行,任凭咋样,困难再大,除了死法就是活法子。扩展外围圈,求亲告友,或借或贷,多方筹集。腿跑断,嘴磨烂,东凑西借要兑现。开工了,来实干,黑夜白天连轴转,不缺人手不缺钱,老汉面前没困难;历尽千辛万般苦,出现障碍能转圆,爱听钻机隆隆响,受累遭罪我不嫌。

  忙活了个把月,瘦掉了几斤肉,天道酬勤,刚刚掘成的新机井终于试水成功啦!哗啦啦的清水出井了,如同李老汉那笑呵呵的喜悦神情。

  好人有好报。新机井排沙顺利,水量充沛,蔡村的民营农业机电水井首家告捷。1998年夏收结束后,正赶上渗底墒、播秋苗,新机井派上了新用场,电闸一合,“哗啦啦”地流进了李志刚老汉的心田里啰!泯上一口新井水,好甜呐!

  榆树埝新机井正常投入使用,李志刚老夫妇爱岗敬业,驻扎井房以井为家。1998年迄今十七年之久。听我赞唱老俩口:十七年经营保浇了六十亩,十七年榆树埝旱天绿油油,十七年周边农户连年唱丰收,十七年老夫妇口碑载道壮志酬。

 

 

  ■ 李老汉,大号志刚,顾名思义:志士仁人,刚正不阿。通过梳理了他的人生历程,此人名副其实。虽然他识不了几个字,但他知道做人就要做一个有着高尚志向和讲究道德的人,对人对事要刚强正直,坚持原则,不曲从权势,做一个对社会有作用的人,知恩图报的人。秉性难移,一辈子自律甚严,总能以身作则,但能宽于他人。不染恶目,比如不玩扑克,不打麻将,不顶牛下棋,也不抽烟喝酒。其人识字不多,受社会熏陶吧!对本人,对子女,却非常注重加道德修养和崇尚礼仪教化。

  那是1998年,65岁的老农民已经停工歇业,本该安富尊荣怡然自得了,但他还有新的另想,与我又一次交流了心思。旗下,已经儿孙满堂,一共25口人的大家庭了,为了治家有道,理家有章,应该拟定出几条文句要求,书写挂墙,以祈警醒旗下后人。噢!我领悟了先生的用心,编纂几句,针对子孙家人有着帮助提高的好言语,或是为人处世上具体的行为规范,一些嘉言懿行;或者说成指氏族或家庭内部,期望和要求子孙后代做到的几条框框,以昭信守;或者说成训导呀、家教呀的箴言;或者说作对晚辈的教养或教化,劝勉和劝诫。这叫家法,或叫家规?不,叫成“家训”好。我便按照李先生的旨意撰述而成,有序有款有时间,两张大红纸。我注意到,满蔡村450余户农家,现今能在本宅堂屋墙示“家训”书的,李志刚先生则是蔡村先驱,以此为鉴,彰显并开始引领蔡村的家训文化。

  蔡村李族东大分二十一世颁布昭示的“家训”,语言简捷明了,富有生活气息,其部分内容结合参考了《乡规民约》和《村民行为规范》而成。采用了新旧文化相融合的形式,文风上不乏有供典用辞,并且渗透有着明清民国时期的文采格律。摘录如下:

  “敦聘大本,上尊天地,下奉祖长;服礼教,循规矩,维护尊卑,持级秩序,谨防乱犯;恭祭祀,诚膜拜,贡奉先祖;崇孝行,笃友爱,严教子,尚礼仪,忌淫秽,兴科学,倡文明;满族内外。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宗族雍睦,和善邻友;慎交游,谨来往,不参赌,戒酗酒。耕读传承,勤俭持家;履职尽责,爱岗敬业。孝子、慈严、悌弟、义夫、节妇、贤内者,德范彰昭。”

  借我笔墨,将家训昭书书法于两大张玫红纸上,贴挂在堂屋正面墙壁一人高处,醒目庄重,以供阖家老幼共勉。堂屋则是家里家外人群聚会的典仪圣地。凡来者,“家训”书昭则赫然在目,耐人寻味,发人深思催人奋进,先生释然。

 

 

  ■ 顺着庙后北坡向上爬,一直攀高到葫芦峁,再翻过那个黄土圪梁梁,朝低处一瞅,一圸名叫“鱼儿坬”的地块,紧靠北崖的崖脚处,新近时间树立了一通碑碣。座北向南,是墓碑,因为在其左右刚刚栽植有一行柏树,柏树后是一排共六座新的坟丘。再细看,除了中间坟头留有一大祭祀的花圈外,碑前面地上遗留有烧化过纸钱的黑灰纸屑,和一大片鞭炮燃放过后遗留的碎炮纸蒂。

  一通新筑起的墓碑,六座新堆成的坟丘,场景真真切切,怎不令人纳闷质疑。

  新墓碑建筑外观大方气派,非同于乡间常见。上戴石冠,竖有框嵌,下设基座;其造价可能不菲。碑铭行直字端,清晰可读。主题起:

  “大德望,先父李可智,母陈芸、张芹琴、王灵芝大人之墓。

  先父李公玮可智,19011941年,又名可汉,宗传书香门庭,从农立本,奉倡礼仪。伯仲手足可恒、可达,同胞姐妹三花。聪菊出嫁汾村,梅娃出嫁董村,随女出嫁沙窝村。结发妻室陈芸,胡基沟生,积劳成疾,英年早逝。续弦张芹琴,学张阳院村生,添子存现后,暴病身亡。三续王氏,讳灵芝,古仁村后巷王门生,1906年—1945年,添一男一女。时逢兵荒马乱,福薄命浅多舛,遭劫倭寇列强,李公不幸罹难,王氏流离西乡见背。

  至爱一生懿礼兴家,光启后人。儿嗣衔哀致诚,立石铭志。

  不孝男志刚、媳张玉祥,女牧兰、婿关世率众晚裔叩拜。

  公元二零一三年清明谷旦,立。

  噢!原来如此。李志刚偕夫人,与妹妹、妹夫、一齐为早年放去的先父先母树碑立传而已。先母包括亲生母亲与大娘二娘,因为陵园共有六座坟丘,那么另外两座坟丘指示何人?

  李志刚的祖父李金平,共有三个儿子;即可智、可恒和可达;可智生有两个儿子,即李志刚和同父异母的哥哥李存现。二叔父李可恒儿女双全运兴财顺。三叔父李可达,小名毛娃,却是命运不逞、令人惋惜。1941年,三叔父刚刚成婚不久,惨遭鬼子戳死在学张神西村古庙里,来不及留后,断绝了子嗣。这次李志刚为父母建新坟、立墓碑的孝行活动中,念及三叔三婶无后,而担道义。说的明白,除了一父三母,另外两座则是李志刚老汉的三叔三婶的坟丘了。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期,距今七八十年之久,尽管为了践诺孝行大爱,那么,六位亲人的早年遗骸迁葬工程,能够随着心愿顺利地施行成功吗?不中。李老汉对此蓄谋已久,思忖再三,也广泛征集了各种意见。有的老坟早在平田整地中被夷为平地,已经找不到确切位置了。亲娘王氏客居他乡,更是未曾记忆;就连有的亲人坟茔位置却不知在何地,何以讲说起迁骨厚葬呢?

  如今,八十老翁已经耋老耇年,只是旨意对早年故去亲人的思念与感戴。决定施行,选择庙后北坡自家责任田的风水宝地一畦,为六位故人迁建衣冠冢,栽植有纪念意义的常青松柏树,为先父先母树立墓碑,铭刻传记。值耄耋年华的李志刚还健在时,为先人、为本人、也为了后人确定宗氏陵园,以了却老汉的头桩心愿:“生于斯,长于斯,以至于斯”。

  衣冠冢,指不埋尸骨的坟墓,象征纪念性的指代标志,或者葬有死者衣冠等部分遗物,但未葬埋死者遗体的墓茔。或是因为时隔久远,无法找到原先的坟墓,或者因为早年葬在远乡,没有条件,而无从近迁,所以,才另择新址设置衣冠冢,以表纪念,来完成心愿。墓碑,一种祭祀文化的形象标志,常常直立在逝者坟墓前面的石碣,指世人对死者充满敬意和感情的表达标志建筑。碑碣正面常是铭文,记述逝者的姓名、身份、生卒年月,以及传略和功德等。又称纪念碑。

  常青树、衣冠冢、墓碑等等组成的陵园,庄严肃穆、凝重不朽的精神长存的象征,是墓主的家人或亲谊弟子等晚生,对故去的亲人、恩人的深切缅怀,以及在心理上得以慰藉。

  2013年清明节上午吉时,庙后北坡“鱼儿坬”陵园揭碑仪式正在如期进行。李老汉夫妇,偕妹妹妹夫,率领众多亲戚和全部子孙后辈,共计50余人,一行来到新建的陵园参加祭祀活动。

  隆隆的礼炮声朝天鸣响,碑头的红绸布徐徐落地,思念的乐奏中,花童们向前敬献花圈花篮,行注目礼,瞻仰故人丰碑,聆教碑铭祭文,庄重的仪式,正在有序地进行着。仪式轮到由事主李志刚先生出席叩首祭拜,随着司仪的口令发出后,只见八十老翁他,深情地缓步走前,艰难地想跪,不成;两重孙紧忙赶前扶助中,终于成全了席地下跪。意料之中,感人的一幕发生了。

  神情庄重的李老汉,端跪朝前,虔诚的慢动作,行毕三叩首礼。先是仰面朝天,有所勾沉,又现闭目凝神,追旧忆往?转向双手掩面,表情流露出哀戚悠悠,好似情动丹田,细闻啜泣嘤嘤,紧接听得放声大悲,痛哭号啕。我是现场主持人,如此情景交融,几乎无所适从。

  我注意扫视了一下全场,凡前来参会的老老少少们,或许还正读幼儿班的小朋友,全都瞪圆了小眼睛,憨呆地瞅瞅姥爷的举动和表情,似乎在呢喃私语:“姥爷怎么还会哭鼻子?姥爷为啥子哭恓惶?真奇怪!”有中小学生模样的男女青年也触动了,但是懂的不深刻,似乎也在嘀嘀咕咕:“老爷子真是的,那只是座土堆,又不是埋死人的真坟,还能真哭耶!”已经是成年人的儿儿女女们,诚恳地奉陪着老爸一齐真情表达,一边随着老爸的动作行礼谒拜,一边瞄视着老爸悲凄的模样,欲哭而无泪。惟有李老汉的胞妹李牧兰,看出她很能领略老哥的内心深处,理解到老哥哥已经情动于衷了,是对早年故去亲人忧伤的思念。

  我算局外人,只是李老汉的一位挚友,凭着几十年间的相知相处,稍能知悉些李先生的内心世界,能揣想到李先生此时此刻的心路情愫:我已耄耋之人,荣享太平盛世,看我后辈家兴人旺。享新社会的福,领共产党的情,庆幸过成了光景。天时地利人和,各方条件俱备,在我有生之年,终于能将六位故亲的英灵集合在了一起,报答了我六位故亲的在天之灵,圆了我几十年的梦。我尽心尽力了,我知恩图报了,我作古的六位亲人也能安息了,但愿天长地久,万古常青。或许理解的还不深刻。

  时空穿越了多半个世纪,曾经是命悬一线家徒四壁的孤儿李志刚,八十年后的今日,天从人愿,繁衍生息到三十多人口的大家庭。李老汉率领子子孙孙三十几名,包括亲戚朋友在场的共五六十人,他能在新迁建的墓碑和坟丘前一次庄重祭祀,一通长跪大哭,是思念,是戴德,是释怀,是愤懑,更是感谢。

  思念,指对故去的六位亲人无限缅怀,不尽思念,尽管已经长达七十五年之久。戴德,是指对故去的六位亲人曾经生养之恩感谢不忘,永记心头。释怀,指完成了为六位故亲迁建了新的坟茔,圆满了往后每逢年节,就能谒拜祭扫先祖的行孝心愿。愤懑,指对祖先遭受旧社会制度、封建压迫、地主恶霸的愤怒,以及日寇残杀无故的憎恨。感谢,指李老汉终于圆梦成就了“一通纪念碑、六座衣冠冢”工程。首先要感谢党的富民政策好,让身上钱袋子鼓了,使孝行了结有了经济能力。接着感谢社会新风尚,弘扬孝道文化好氛围,为迁坟立碑开绿灯。还要感谢亲戚朋友和邻居等人,在本次活动中,前前后后,曾经给予过支持和帮助的好心人们。

  朋友,李老汉的新旧故事你读懂了吗?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报送平台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