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原创作品类 文化动态 本土历史人文类
 

原创作品类

 
文学类
艺术类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原创作品类 > 文学类 > 正文
云长兄:别来无恙(散文)
查看:192 次    发布日期: 2017-09-12    作者:梁孟华    信息来源:【】  字体显示:
   

 

1800多年前的今天。

十常侍乱政,董卓专权,成为压垮风雨飘摇中东汉江山轰然倒塌的最后一根稻草。

岁值甲子的深夜:漆黑、冷峻、萧杀……

一个身长九尺,面沉似水,髯飘四野,凤目喷火的孤旅者:疾步行走在令人窒息的充满着死亡和腐朽气息的河东大地上。

诺大的一个神州,竟放不下一把平民的锄头;偏安一隅的河东解梁竟容不下一介布衣:“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最初梦想。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东汉末年,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一个河东男人,一个叫关云长的汉子,被迫着,发出了最后的吼声!

在被压榨和受辱中,这个平和朴实的汉子放下了沾满泥巴的锄头,推开了吱吱呀呀的柴门,愤而举起三尺青锋,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他以敢于直面淋漓鲜血的现实挽起了一朵正义耀眼的剑花,洞穿了一个豪强阶级肮脏丑陋的灵魂,那刀尖上流动的光芒如惊鸿一瞥映亮了这个明枪密布、暗箭如蝗,礼崩乐坏、弱肉强食的时代;而这个时代终使他在最美的年华,以刀为笔在其59年荡气回肠壮丽如歌的人生履历表上,书写了走出河东最初的英雄一笔。而这一笔就书写镌刻在魏巍条山之上,激荡汇聚于鱼跃鸢飞的黄河奔涌之中……

江山被倾覆,谁家不遭殃?在这个黄钟毁弃而暗哑,瓦釜雷鸣而高张的暗弱时期,在这个黄巾乱党趁势而起,各地军阀借机扩张,万里山河被切割,华夏神州被肢解,百姓们流离失所,政治家们阴谋、阳谋交错使用的大战乱时期,谁的人生不迷茫,谁的青春不流血?关云长,他终究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付出了别妻离子,亡命天涯的代价。他走了,挥手揖别生他养他二十多年的晋南大地,挥手揖别高堂之上为其投井的爹娘。也许是理想的召唤,也许是使命的驱使,黄河留不住,条山挡不住,虎目热泪滚烫中,“他匆匆地走了,挥一挥手,不带走河东的一片云彩”。

他走了,仅仅留给河东人民一个永不消失的背影,便怀揣一部《春秋》,追风赶月地走了。越过皑皑盐池的流光,翻过魏巍条山的险峻,趟过滔滔黄河的激流,跨过哀鸿遍野的白骨,走向远方和诗,走向了琢郡和兄弟,走向了桃花盛开的地方,走向了香案缭绕梦想开始的地方,走向了“杀伐与征战,阴谋与暗算,忠贞与背叛,江山与红颜,卑鄙与高尚,辉煌与落寞”的烽烟之所,走向了三国历史舞台的纵深之处,走向了罗贯中墨汁流淌的千年芬芳。

当历史的车轮迂回曲折地碾过公元185年的漫漫风尘,这个“受命于天,既寿且昌”的汉家王朝早已羸弱不堪的走进了风雨飘摇的死巷子。而等在这个巷口的,没有油纸伞,也没有那个丁香姑娘。有的只是黑白无常为这个大汉江山送来了死亡的最后通知书……

谁若抛弃人民,人民必将把他抛弃!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也是历史这位老人通过无数血泪事实证明了的最庄严的宣告。

在河北琢郡,就有这样三位人民在践行着这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我们的云长兄就是这三位人民的三分之一。他以最卑微的姿势隐于琢郡闹市之口,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等着最合适的人出现。谁又能想到:一个倒卖红枣的、一个杀猪屠狗的、一个织席贩履的,三个最底层的人,三双最粗糙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就能四海起风波,九州荡风雷,一下子擎住了天下苍生的三分之一。为了实现人生未来的美好期许,为了践行大丈夫振兴汉室的共同理想,我们的云长兄在人生创业的最紧要关头慧眼独具,在那个以暴制暴、弱肉强食的时代,与刘备、张飞抱团取暖,手拉手,肩并肩成了志同道合的事业联盟,成了革命道路上生死与共的同志加兄弟。从而促成了蜀汉高层最初的结构缔造,并在生机盎然的阳春三月、璀璨绽放的桃园奠定了蜀汉革命事业的重要基石。尽管在那个世风低迷,视诚信为草芥,把信诺当屁放的时代,他们却没有把使命与金钱利益所挂钩,也没有把忠诚与合同来履约。他们以香案条几为信笺,让一生的忠义誓言、随着袅袅飘荡的香烟书写在历史的天空,让一生的革命抱负燃烧成三月桃花辉映于红霞流云之上。就因为这一拜,刘氏革命集团的雏形初具,三国历史的走向被改写;就因为这一跪,祖国的山河重划分,蜀汉共和国的壮丽画卷徐徐而打开……

              

当战乱烽火把大汉河山烤成一片焦土,当大汉皇权被乱臣贼子切割蒸煮成一锅滚烫的“粥”时,十八路诸侯无不眼冒绿光饥渴而来,各路英雄无不垂涎三尺“闻香而动”。就在天下豪杰排座分羹之际,我们的刘备大哥在哪里呢?一个穷困潦倒裸奔于江湖籍籍无名的人,一个没有资格被邀请,连门卫都不屑的多看一眼的人,在极不自信的情况下,捧着皇室后裔“刘皇叔”这一“金饭碗”四处哭穷化缘,到处政治乞讨……当刘备遭遇白眼,惶惶无立锥之地时,云长来了。他不惜以热血为刘备淌路,他不惜以脑袋为刘备垫底。只要有战机,他就会“拼将一死酬知己:目的只有一个,扶持刘备上位。当萧萧西风卷战旗,当冷冷冰霜落泗水,当各路英雄的首级在敌将华雄的刀下如砍瓜切菜般秋叶飘零,滚落一地时,山河颤抖,天下俱惊,帐内万将寒蝉噤……此时,作为弓马手,毫无战斗经验的关羽为了刘氏集团的利益,为了刘备的尊严,不惜以身冒险挺身而出:上演了一场“提刀跃马秋风凛,酒温华雄人头拎”的传奇绝唱。凯歌声中,一个人的独舞赢得了千万人的狂欢。云长兄的青龙出水,锋芒初试,不仅为“十八路诸侯”组成的讨董联军赢得了第一个重大胜利,彻底打击了董卓集团的嚣张气焰,而且为讨董联军进入汜水关、大破虎牢关洞开了胜利之门;同时,更是为刘氏革命集团在天下诸侯之中赢得一份尊严,讨要一席之地,挣得政治地位做出了重大贡献。于是,兴汉之路在这血的喷薄中壮烈而坚定的开始了。血雨腥风中,刘备逐鹿中原问鼎天下的猎猎战旗便迎风激荡在三国历史的上空;而在这面大纛经纬交织的扶汉宣言中,布满了关云长的忠贞和奉献……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正是一切隐藏在黑暗中的种子开始在温床萌动,急于发芽时候。曹操内心成就帝王梦想的“种子”也就开始无限膨胀。对于这一疯狂构想能否冲破保皇派这一势力“胚胎”的束缚?作为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的曹操便开始精心设计一场“历史表演秀”,或者说是“政治围猎”行动,行动代号就是“许田打围”。其目的就是以此判别敌我力量的强弱,作为下一步实现帝王梦想的基本参考。于是一场震惊天下的许田围猎活动开始上演,这次表演阵容之强大,可谓是空前绝后,一号演员由天下至尊汉献帝担纲出演,二号演员由文武百官凑数,群众演员十万精壮士卒,军士们排开围场,周围舞台达二百余里,场面壮阔,气势宏大。于是在东汉建安四年、公元199年的黄金档期,票房爆棚的历史大剧《许田打围》按照剧本的设计,精彩上演。其表演内容步步惊心,其表演情节跌宕起伏:刘皇叔射兔,汉献帝射鹿,曹操再射鹿。在一射二射三射中,掌声、唏嘘声、山呼万岁声的声声呐喊中……作为天才导演家的曹操不失时机地僭越在天子面前接受群臣祝贺,以此围猎文武百官的瞬间反应。在山呼海啸过后,剩下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因为围猎的不仅是“兔,是鹿,还有文武群臣”。在杀戮弥漫中,山中的走兽都闭嘴无语,林间的飞鸟更是暗哑无声。素以国之栋梁自居的文武百官们个个泥塑木雕,素以忠义标榜自身的士大夫们人人呆若木鸡。这场精彩的“围猎”不能不说是一块“试金石”:旗帜鲜明地界别着各级领导干部的忠诚度;不能不说这是一面哈哈镜,通过这些峨冠博带们或惊惧,或愤怒,或谄媚,但俱不敢表态发声的真实写照:不难看出当时社会政治形态的丑陋暗弱。在这场历史大考中,大多数王公贵族不及格,或者是交了白卷。唯独一人,位列榜首,他就是我们的关二哥云长兄。作为草根出身的他是光明磊落的,是没有被所谓的官场酱缸文化所污染的,是没有被哪些官宦子弟们的患得患失权谋和算计所干扰的。因为他是被河东数千年英雄辈出的尧舜禹文化所熏陶的,他是被晋南大地后稷稼穑,嫘祖养蚕等一代代古圣先贤抚慰天下苍生的精神所鼓舞的,因此说,他草根的血管里,流淌的是英雄的血,他布衣的胸怀里闪耀着切扶汉室大厦之将倾的理想光芒。所以说,他就是他,特立独行,从来不会被死亡所恐吓,也从来不会为权杖而背书。因为他要对匡复汉室的梦想负责,因为他要对大哥刘备的事业负责。于是,他删繁就简,剔起卧蚕眉,睁开丹凤眼,提刀拍马,欲斩曹操……然而,就在惊天巨变的时候,一个极为暧昧的历史眼神,就那么轻轻一瞥,再一次的改变了本要改变的历史走向。可惜,历史没有如果,只有过程和结果。结果就是:许田打围的演出圆满成功,三国风云故事的精彩演绎也由着罗贯中老先生的情节铺排一唱千年……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时间虽过了1800多年,我们还是向往那座已被历史风化了的云长兄曾经战斗过的屯土山……

当我们站在这座被曾称为“死亡高地”的屯土山上,我们看到了什么?看到的是大哥刘备调转马头,骑着“的卢”慌不择路投靠河北袁绍去了;看到的是有万夫不当之勇的三弟张翼德倒拖长茂,极其狼狈毫无风度地逃上了隐秘的芒砀山去了。他们走了,很客气的什么也没带;很仗义地留下了桃园结盟的誓言,留下了百十余名士兵和两位娇滴滴的皇嫂。除了这些,剩下的就是一地鸡毛,等着我们的云长兄收拾残局。

而此时,我们的云长兄又在哪里?不仅我们在寻找,即使是敌军统帅曹操也在寻找。曹操高坐于战车之上,手搭凉棚,望眼欲穿的眺望着这个令他“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忠义将军。无数次的希冀,千万次的追问,多么渴望关云长能投到他的麾下,为他效力:“得一云长,胜似十万雄兵”。以至于,他从内心深处向正在激战的千军万马发出了深情的呼喊:切勿伤着云长。

黄沙掠过冷冷山岗,云长兄,依旧如天神般傲然屹立于土山之巅,把晋南风骨站成一面旗帜,浑然天成的撑起了三国历史的高度;疾风飞扬起鲜血染红战袍的一角,把一部美髯飘舞的悲壮若诗。惊芒四射的偃月倒插身旁,那闪烁的冷艳锯依旧令天下英雄眩晕恐慌,那杆风雨飘摇中的蜀字大纛在那孤傲的肩上噬风歌唱,诉说着扶汉的信念何曾偏离分毫。狼烟弥漫于卧蚕眉,迷茫装进丹凤眼,历史的命题再一次把关云长陷入进退维谷:是降是亡?浴血奋战易,思想斗争难啊。于是,便有了“降汉不降曹”屯土山与曹约三事的佳话流传。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曾以狠毒杀死其父结义兄弟兼恩人吕伯奢全家而轰轰然出场的曹操终于有了特殊的例外,那就是以十倍百倍于刘备的恩典去贿赂云长:豪宅府邸相赠,关羽收了,却恭请两位皇嫂享用,自己秉烛阅《春秋》立于户外,自夜达旦,风雨与共,毫无倦色。继而,曹操复送天下绝色美女数十,云长照纳,但是却不自给,仍然献给嫂嫂为婢。一日,操见关公所穿绿锦战袍已旧,即度其身品,取异锦作战袍一领相赠。关公受之,穿于衣底,上仍用旧袍罩之。操以为云长节俭。关羽却解释:“某非俭也。旧袍仍皇叔所赐,某穿之如见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赐而忘兄长之旧赐,故穿于上。”操口虽称羡,心实不悦。操见云长马瘦,遂送赤兔马并鞍辔与之。云长再拜称谢。操不悦:“吾累送美女金帛,公未尝下拜;今吾赠马,乃喜而再拜:何贱人而贵畜生耶?”关公曰:“吾知此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若知兄长下落,可一日见面矣。”操愕然而悔……“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上马一提金,下马一提银,高官厚禄,香车美女”……人生若此,夫复何求啊?千军万马拼杀易,温柔乡里走出难。面对三国时期的最大绩优股曹操,面对曹操开出的所有人生梦想皆可实现的天价筹码。我们云长兄的丹凤眼也许炫目过,那颗沧桑飘泊的心也许挣扎过。但为了兑现桃园结盟花开树下当初的铮铮誓言,为了践行刘氏集团最初的革命路线和政治纲领,他始终“夜观春秋,日省自身,不忘初心”,以非同常人的政治免疫力抵御着曹操糖衣炮弹的猛烈攻击。不为金银遮望眼,不为美色动了心。面对曹操集团的腐蚀拉拢,不卑不屈,始终以“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方式,向曹操以及帐内所有英雄做出执着的告白。试问一下,降则万千繁华唾手可得,出则颠沛流离希望渺茫。让我们去选择,我们会选择什么?而我们的云长兄却没有做出过多的思考,而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封金挂印,带着一颗初心,朝着梦想前行……
              七

霸陵桥,自从关云长走过,那就不单单是一座桥,而是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迤逦画卷轰然打开的历史见证者。而且,见证的不仅仅只有这座桥,还有站在桥另一端的曹操。作为三国鼎立两大政治集团的关键人物,本应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你死我活的惨烈斗争,霸陵桥本也应该成为嗜血夺命的古战场。然而,历史在这重要一刻,剧情突然逆转,一副折柳赠袍,长亭惜别温情脉脉的画面一下子逆流成河……当战争片一下子转化为言情剧的时候,顿时错愕了三国群雄,震惊了国际风云。在这个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暗弱时期;在这个军阀混战,明枪密布、暗箭如蝗,礼崩乐坏的时代;在这个政治家们阴谋、阳谋交错使用战争频仍的风云三国。为何“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一代枭雄曹操竟折服于云长一人。由此不难看出,在“屯土山与曹约三事”的期间,与其说曹操劝降于云长,倒不如说是云长收服了曹操。战国时有说齐王日:“凡伐国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胜为上,兵胜为下。是故,圣人之饯国攻敌也,务在先服其心。”而关云长在曹操糖衣炮弹的左冲右突中,终以其孤傲不群“忠勇礼智信”的闪耀人格打动和折服了曹操。故曹操明知云长辞去,犹如放虎归山。但仍力排众议,斥退左右,谓张辽曰:“云长封金挂印,财贿不以动其心,爵禄不以移其志,此等人吾深敬之。想他去此不远,我一发结识他做个人情。汝可先去请住他,待我与他送行,更以路费征袍赠之,使为后日记念。”

让一人敬服并不可怕,而是让众人敬服才可怕,特别是让敌人和对手敬服才更为可怕。这一点,云长做到了。望三国,亿万人中唯云长耳!曹操与云长这种“始能坦诚相见,终能信义为先”的情谊,又该是怎样的一种情谊?这种情谊可以说是一种纯粹、伟大的情谊,是一种抛弃了个人恩怨、超脱于阶级斗争之上的情谊。这种情谊绝不弱于伯牙和钟子期“高山流水”的跌宕起伏,绝不逊于李白“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片言只语。这种情谊如长虹贯日熠熠生辉在暗无天日尔虞我诈的三国上空,成为三国时期一道最温情最美的另类风景线。

于是,云长因霸陵桥而传奇久远,霸陵桥因云长而享誉千载!

北风烈,马蹄声碎霜晨月;千里遥,长空雁鸣情更切。

云长走了,带着两位皇嫂、二十余随从,再一次裸奔于江湖……

“我不去想是否一无所有,既然选择了涿郡三结义,便只顾拍马而往;我不去想《隆中对》的战略蓝图能否风卷红旗如画,既然答应于桃花树下, 便时刻不忘初心的召唤;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暗箭齐发,既然目标是刘皇叔,留给血雨腥风的只能是背影、背影”……

赢,我陪你君临天下;输,我陪你东山再起!

为了满腔的扶汉抱负,为了寻找兄长和革命组织。关云长独自一人开启了从许昌抵达河北波澜壮阔的长征岁月,这次长征虽仅数千里,但绝不亚于二万五千里长征路途之凶险;不次于爬雪山,过草地之艰难。一路陷阱遍布,波云诡谲;一路滚石如雨,暗箭如蝗;一路巧笑嫣然,毒酒如蜜……东岭、洛阳,重重山隘困;沂水、荥阳和黄河,道道险关阻。关云长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五次反围剿,勇斩六悍将 在蜀汉政权遭遇最低谷的霜冷期时,苦撑危局,终在迷雾重重中杀开一条血路,这条路一直通往蜀汉政权的光明之所在。正是这次千里走单骑的奋斗之旅,才有了蜀汉政权的曙光初现,才有了“刘关张”的“古城会师,才有了常山赵子龙的英才加盟,才有了刘氏革命集团基本力量的重新整合,才有了蜀汉政权东山再起的勃勃生机。

 “南和孙权,北拒曹操”,是诸葛亮提出的既定战略方针。而《隆中对》提出的“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的政治纲领更是诸葛亮引以为傲的传世之作,刘备奉若神明的立国之本。然,这只能说是诸葛亮的一厢情愿,也可以说是诸葛亮的自作多情。南边的孙权不会看着你刘备独自坐大,灭了曹操,等着你吞并东吴,反之亦然。所以说,“南和孙权,北拒曹操”,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如做长久大计,无疑是与虎谋皮。特别是,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把本就疲弱的蜀国力量大打折扣后直取中原,焉能不被历史所淘汰?

而这固有一败,又该谁来为之牺牲,又该谁来为历史买单?

当《隆中对》被诸葛亮在卧龙岗吟唱地声动四海,韵压环宇,把刘备感动地涕零交加,广而告之之后,更是把“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 的荆州作为王者霸业之地的神奇作用无限放大。瞬间引得四海窥伺,八方觊觎。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面对南有东吴虎视眈眈,北有曹操鹰视狼顾,作为守城之将的关云长瞬间成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天下众矢之的。

为了坚守荆州,保其岩阻,誓死捍卫蜀汉政权的立国之本,关云长对内依附民心,勤修军政,还要提防靡芳、傅士人等皇亲贵族掣肘内耗之行径;对外伐谋伐交,斡旋于东吴,还要为了蜀国利益,寸土必争,甚至不惜以性命相博弈……关云长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既要守城池之固,又要北伐破曹,攻城拔寨;既要防范内奸丛生,还要警惕“东吴联盟”背后放一枪。

所有这些,都不是一群人在博弈,而是一个人同两大军事集团在战斗。

当历史的舟楫划过岁月的河流,那单刀赴会、孤傲冷峻的身影依然能够掀起大江东去的千年浪花;当东吴使者携带吴王一纸婚约,怀揣“离间关刘”之计踏波而来,那一口颇具政治智慧和敢于担当的晋南方言回绝的依旧荡气回肠,令山河变色;当华佗的利刃切开云长的臂膀,那刮骨疗毒汩汩涌动着鲜血的伤臂,依然能够把北伐前行的旗帜挥舞的猎猎作响;当关云长单兵独骑率荆州之众孤军深入依然能够擒于禁,斩庞德,水淹七军,威震华夏,吓得曹操胆肝欲裂,急于迁都,以避锋芒……

当兄长和兄弟,军师和战友们在千里之外的益州把酒言欢,遥相祝贺北伐战争取得节节胜利之际。曹操和孙权迅速媾和在一起,一致的利益达成新的江湖联盟。这一切,都是在成都聚众狂欢之后次第发生的:白衣渡江偷袭荆州;靡芳、傅士人弃城投降;刘封、孟达面对云长危亡,龟缩不出,见死不救……

这背后一枪又一枪的“持续走火”,最终击倒了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观花赏鱼的关云长……

建安二十四年,也就是公元219年,在临沮麦城的路上, 随着关云长的轰然倒下,还有三国时局的重组和洗牌:吕蒙暴病而亡,刘封事后被斩首,张飞酗酒被暗害,曹操头痛而离世,刘备白帝城托孤……在这一个历史分水岭之上,只因为一个关云长,一个伟大时代的传奇就戛然而止,从此进入了黯然失色的后三国时代。

云长走了,他挥一挥手,告别了亲爱的兄弟和患难与共的战友,告别了颠沛流离、随他征战一生的千军万马,化作清风,再一次启程。

从此,他再无牵挂。他还发肤于父母,他留热血于江河,他垒骨肉于青山,他辞人间于天上,站在高高的云端,回望滚滚红尘。

他不仅把“对人以仁,对国以忠,作战以勇,交友以义,处事以智”践行在59年的人生旅程中,他更是用庄严的生命捍卫了它,用一腔热血把它写在阡陌纵横的辽阔大地之上。从此,他幻化成天上的北斗,在灿若星河的历史天空上被众星拱之;从此,他的人格魅力熠熠生辉在庙堂之上,堂而皇之地走进了封建统治阶级的神龛,被历代帝王所尊之;从此,他走进了士农工商的心里,被世代的黎民百姓所崇拜;从此,他“管天地人三才之柄,掌儒释道三教之权,上司三十六天星辰云汉,下辖七十二地土叠幽丰,考察诸佛诸神,监制群仙群职”……

千年人事有代谢,沧海桑田成古今。回眸处,大河澎湃朝东歌,我站在条山之巅迎风孑立。眼前夕阳残照,斜影斑驳,三国烽烟灿若焰火,激荡在心胸,浮现在我眼前,招摇在内心……

在这千百年来,任凭河东的桃花红了又谢,谢了又红;任凭解州祖庙的香火明了又灭,灭了又明;任凭常平家庙的四海来客聚了再散,散了再聚;任凭那条山回首,千百次凝眸;任凭那大河激荡,千百次怨念。云长兄走了,长髯一捋,就是千年;一个转身,就是永别。“某去便来”,一句方言,再无归期……

这一走,就“头枕洛阳,身卧当阳,魂归故里”……

父老们啊,不在乎您的是非成败,只在乎您的归家日期。仰望流云,只希冀能听到那天宇间赤兔的一声嘶鸣;叩问大地,只祈愿梦中浮现云长兄那鲜活的面容。然后,在内心深处静静地道声君好:云长兄,别来无恙!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报送平台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