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原创作品类 文化动态 本土历史人文类
 

原创作品类

 
文学类
艺术类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原创作品类 > 文学类 > 正文
儿时的呼唤 (散文)
查看:537 次    发布日期: 2017-07-13    作者: 李淑彩    信息来源:【】  字体显示:
   

        小时候,常听老辈子人说,我老家这地方有两个神仙。一个是赵公元帅,名叫赵广元,能呼风唤雨,在咱这十年九旱的地方,直叫人顶礼膜拜,这大概是人们心目中的财神吧!另一个神仙名气更大,能治病救人,仗义行侠。传说有天夜黑,玉皇大帝派神匠鲁班,在村镇外,叮叮铛铛响了一夜,天明时分,一座十分精美、气派的宫殿顶天立地盖起来了。当地民谣传说: “永济有个永乐宫,把天顶个大窟窿。”呵呵!永乐宫就是八仙之一,吕洞宾的家。

  现如今,人们只知永乐宫里有举世闻名的壁画,而不知从前宫墙外还有一颗几百年的银杏树,宫墙内大殿东侧还有一颗几百尺高的“柏裹槐”,柏裹槐十分奇特,千年古柏中心竟长出一棵槐树,直插云霄。相传每年七月七日那天,夜静时分,站在树下聆听,能听见牛郎织女在天河上说悄悄话,拽几片柏裹槐的树叶子,还能治小孩子的百病哩!

  永乐宫北依九峰山,南邻黄河岸,这一代,地肥水美,是吕洞宾常年采药济世的风水宝地,也是我儿时成长、嬉戏的地方。

  九峰山下有个仙泉,水很旺。从北起,流经泉沟、张村黑涧、毛涧沟,再下行到李涧、彩斜、坊磨、营里、岳村,直达永乐宫。宫院每一块碎砖缝里都洇着涓涓细流,春日长满苔藓和青草。泉水由此南去,千米远就汇入滔滔黄河水中。

  山泉到了毛涧村,地势低、落差大,流水叮咚作响,沟势宽阔处,到处是茂林修竹、稻香麦黄、莲藕满塘,那简直就是北国的小江南了。水渠两岸,一片片的竹林,地上长着像胳膊那样粗的翠竹,几丈高的老竹脚下也常常窜出尺把长的嫩竹笋;泉水顺沟往下,密匝匝的羽子园,时有红红的高稍(小苹果)、黄杏、毛桃冒头;紧挨着下游的李涧沟里,西面有一人多高的天然羽子洞,顶厚盈尺,深不见尾。相传有鳖精在里面住着,不高兴了就吃小孩,小时候,我一直没敢进去过。沟东边是巨崖,半崖上有许多扁嘴洞,说是有白蛇在里面,我和小伙伴们路过洞口时,感到丝丝透心凉,有种神秘感,目不斜视,只怕蛇出来。渠偏北有一个天然的碧绿的小潭。水很深,晴天常见王八(鳖)在潭面晒盖。有时,也见小男孩们把裤子脱了,用草杆杆扎紧裤口,吹上气,裤腿就涨圆了,在潭水中当马骑。渠水宽大,里面落满了发山水时滚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各色奇妙的石头。沟渠半腰崖上,布满了土窑,涧东、涧西都住着人家。毛涧涧东的东沟就是我舅家。

  有一年麦收时节,我和妹妹希彩去沟底的桃园找奶奶。桃园有一亩多大,在涧东路边,桃树是我大舅领全家人在滩边开荒栽的。进了桃园,闷热,单见满园上下满眼的碧桃。桃还没熟透,口感硬,只有少数枝头上的桃有点泛红。桃树下吱吱溜溜窜着些土灰色的尺来长的小蛇,令人十分害怕,没处敢下脚。善良能干的奶奶平时一人看着桃园,她淳朴壮实,个子高,脚也不太小,黑色粗布衣,扎着裤腿,头上梳个发髻,饱经风霜的大眼睛,满脸皱纹透着对儿孙的慈祥。她让我们到“庵子”上去。庵子其实就是个看园歇脚的草棚子,上头搭着两片破席,下头铺了几块烂板,一堆滩石撑着,有点摇晃。奶奶在地下扫,小蛇在扫帚下滚,一滚好几条丸成蛋子,不情愿地被扫到地头上去了。原来事出有因,听说是前两天来了两个小伙子,钻到桃园里吃桃,弄了两手桃毛,又嫌闷热,桃毛痒,就跳到小潭里洗澡、游泳。恰巧一条大蛇也乐在池中,矗直了身子,和他们比高。相传蛇与人比高低,人就活不成啦。这俩家伙就发狠把蛇捉住打死,提溜到桃园,把蛇皮倒剥在铣把上。惹恼了蛇儿子,到处找妈妈,才满桃园里乱窜呢!

  那时涧水叮咚,渠中有鱼,水里有虾,石下有蟹,还有泥鳅在水草间嬉戏。水渠是沙底,太阳照耀下,沙中有许多金色的“冒水泉”。我和希彩、我弟红岩、表姐治彩、表弟治义、转义都赤着脚站在水中石上,水从脚面轻抚着流过。我们也常爬到水草边看泉冒水,实际是冒沙。一层层地往上卷,看得人十分舒坦。

  最有趣的是抓螃蟹。下得涧来,常顺手带一个线绳编的小罐罐,上面栓节细麻绳提溜着。一到涧里,孩子们先翻石头,石头一掀,趁着水浑,赶紧一按,一抓一个准,螃蟹无论大小横竖跑不了,抓下的蟹、虾,立马放到小罐罐里。然而小石头下只有小螃蟹,要想抓大的,就得摸蟹洞。水边草堆子下暗藏着一溜排小拳头大的扁口蟹洞。洞很深,我胆小没敢摸过。胆子最大的是我表弟转义,那时他才四、五岁,常常是蟹摸出来了,一只蟹钳夹住他的大拇指头,他急得哇哇乱跳乱叫。我们大家一齐冲上去,把此蟹的盖掐住,把钳住的蟹腿先拽下,其余一人一条腿,立即塞进了嘴里,咸咸的,透亮亮的,很清纯,没什么怪味。

  孩子们玩起来没个完,有时妗子叫吃饭都装作听不见。但有时也没耐性,常常抓到一点,就相拥而归,急不可耐地爬上一个陡坡,到家让奶奶做。奶奶在院里用三块石头,支一个小铁锅,烧一把麦秸,把活物倒到锅里,立即扣上木锅盖。只听见沙沙沙扒锅声,霎时不响了,掀开锅盖,香飘满院,红亮亮的美食就到嘴啦,我们几个一抢而光,好吃极了!现今又活了几十年,再也没吃过那么香的人间美味!

  每回我从毛涧沟回张村,都带着无限的不舍。每次往返,我奶家的小黑狗都要把我送到张村的大坡上,直望着我到东道的家门口了,才放心地拐回去。

  二零一三年,表弟治义病逝,我重回故地。抬头看看几代人生息的高窑,偌大的院子,满目萧瑟,一片破败;远望毛涧东、西两沟,荒凉无限;下到沟底,连绿样样也不见。渠还在,石还在,水全无。碧水潭也睁大了苍凉的眼,裸露出一丈见底的真面目。两岸的竹林、羽园、果木、稻田、莲池一扫而光。美景不再,令人唏嘘惆怅不已。

  据说是五八年大跃进,上游修水库,打深井,下游的水土全被破坏了。六零年又为了修黄河三门峡大坝,将永乐宫从黄河岸边迁到了芮城县城(永乐镇自此改属芮城县),从此这一条涧繁荣不再,这一片永乐的人间仙境已成了永诀。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报送平台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