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芮城县委 | 芮城县人大  | 芮城县政协
  首  页 杂事评论 芮城名家 古魏文学 民俗文化 文体动态 饮食文化 传说典故 历史名人 历史文化
 

芮城文化

 
历史文化
历史名人
传说典故
饮食文化
文体动态
民俗文化
古魏文学
芮城名家
杂事评论
天南海北芮城人
首页 > 芮城文化 > 历史文化 > 正文
探秘芮城清凉寺墓葬群,揭开玉器和人殉之谜(六)
查看:7948 次    发布日期: 2011-04-26    作者:    信息来源:【一元一国学网】  字体显示:
   

此情况不仅在史前时期十分罕见,即使在后来的阶级社会中也难见到如此逼真再现真实生活的实例。

经过大家分析,认为有可能前者的身份高贵,后者是同葬一墓的陪葬者,或是因后者生前有罪于前者,被活埋或者处死后,另挖掘了一个墓室埋葬,并且让他永远跪在前者的脚下,以示赎罪。想想看,真的是非常有趣吧?

在酷暑中发掘,那种煎熬该是何等难耐,而石破天惊的新发现恰如消暑良药一般,总能带来丝丝清凉。6月16日,M52在翘首期盼中清理出来了。这是一座规模较大的墓葬,位于墓地的中心偏西部,并未与其他墓葬发生打破关系。奇怪的是,墓主人下半身还在原位,但上半身则被翻转过来,向下俯身,肋骨更被弃置在北侧。

原来,这座墓早已被盗扰过,当时尸体应该还没有完全腐烂,否则是无法翻转过来的。

墓内随葬品只剩下一件套在墓主人左手上的玉琮,还有一些散乱的兽牙。你可别小瞧了这件玉琮!它是整个墓地发现最漂亮的玉器,也是死者身份高贵的象征性礼器。

而在二层台的东北角处,有一个幼年的殉人,身形向内蜷缩着,呈俯首屈肢状,头部低垂,脊椎弯曲,足见殉葬之时的悲惨。

麦浪翻滚的6月与炎热难耐的7月轮流到来,喜讯也接踵而至。7月的芮城,气温最高时达到40摄氏度,超出了人的体温,考古队员必须承受着热浪的严峻考验。白天,太阳犹如火炉般烤灼着劳碌的工作人员;晚上,缺少通风设备的房子和总在耳边嗡嗡乱叫的蚊子又让人难以入睡,实在被困倦折磨得无法坚持,迷迷糊糊刚刚进入并不甜美的乡,初升的太阳又从大山后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脸,又一天难熬的发掘工作开始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7月15日,墓地随葬品数量最多的墓葬M79给工地带来了些许惬意,让他们疲惫的身心为之清爽了许多。

重要墓葬接连出现,让大家对墓地的认识不断提升,但是,精品玉器却显得太少了一些。对精美玉器的渴望,成了8月以来队员们的主要话题。

果然,正如大家所企盼的那样,精美的随葬器物如约而来。8月初,在一个墓葬里,大家发现了两个虎头状的小饰品,器物小巧精致,遍体洁白,雕刻手法细腻,巧夺天工,它们散置于已经扰乱过的墓室底部。这可能是一种串饰中的部分饰件,由于其体积较小,在墓葬被盗扰时幸免于难,才让人们得以目睹数千年前能工巧匠的得意之作。队员们一边清理着覆盖在稀世精品之上的千年尘埃,一边欣赏着惟妙惟肖、憨态可掬的灵性动物,无不为制作者的奇思妙想暗暗叫绝,又为动物的生动神韵啧啧称奇。

就在大家仍沉浸在这个小饰品的精美之时,另一个随葬器物更为丰富的墓葬呈现在众人眼前。

之五   葬制极特殊   众多专家前来

“快来!你瞧瞧,这里的玉器更多!”随着一个农民工惊喜的呼喊,其他农民工纷纷好奇地跑来观瞻,考古队员则神情严肃地认真清理着玉器旁边的墓葬填土。2004年8月6日上午,这一幕就发生在主要发掘区的中部。

当夜幕降临时,此墓葬(编号为M100)终于清理完毕。他们发现,它早已被盗扰过了。

但幸运的是,由于盗洞挖在西壁正中,未向墓室内延伸,墓主人和随葬器物基本未经扰乱,死者的骨骼已全部朽坏,只能看出一个大致轮廓。

而墓葬出土器物比较精致,且基本保持在原位:墓主人两臂近腕部是套叠在一起的各种玉璧、玉环,胸部挂有一个镶嵌着绿松石的多联璧,颈部还有管状的玉饰件,头部则斜放着一块长方形的玉器。在其左臂上套叠的一件牙璧,则是该墓地发现的惟一一件完整牙璧,形制十分特别,外表晶莹光洁,质地细腻,制作精良,中部保存较好之处温润碧绿,周边稍稍有些发白,泥土中的植物根系沁入器体后,还形成了线状痕迹,更让人爱不释手。

转眼又是收获的季节——金色10月,在这一个月内,大部分墓葬的分布情况逐渐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大家对当时的葬俗也有了一个清晰的感觉,那就是当时安排死者的墓葬有一整套严格的规定:

最清楚的是大型墓葬,排列规整有序;墓内熟土二层台普遍可以看出下葬时有长方形的葬具;墓主人均为成人,头向正西的山梁;墓室内、棺木上或死者身上曾经放有朱砂,有的墓葬在整个墓底都铺撒着一层红色,这可能是当时的一种“尚红”习俗;大部分死者用小孩儿来殉葬,显得地位高贵,殉葬者的葬式也比较特殊,多数是屈身俯首,从姿势上可以看出无比痛苦,而且均被弃置在一角或一侧。

令人略感遗憾的是,由于年代较晚的大型墓绝大部分早在下葬后不久就被盗扰了,其中发现的随葬品很少。不过,但凡留下的就一定是精品。而年代较早的小型墓内多数仅留下尸骨,只有少数墓中发现有玉器随葬,精致程度虽不能与大型墓出土的同类器物同日而语,却也是与大型墓葬对比的重要资料,反映了一种与大型墓死者不同的人生轨迹。

11月,又进入冬季了,按照前一年的经验,中条山一带将要开始下雪。因此,省考古所提前聘请了北京大学、西北大学、吉林大学等高等院校考古、文博单位的专业技术人员,对出土玉器、人骨等遗存进行研究,并且在西侧山梁上对墓地全貌作了高地录像,采用氢气球升空的方式进行了高空全景摄影……取全了所发掘墓葬的资料,安排好墓地的保护措施,时间已近月底。

在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排列有序的清凉寺墓葬分三个阶段,其中第二、三阶段的墓葬为南北成行、东西成列。

从2003年深秋,再到2005年冬季,通过数次挖掘,他们一共清理出355座墓葬(其中2004年底以前发掘清理了262座),出土玉璧、玉钺、玉琮等玉石器共200余件,取得了十分丰硕的收获。也正因如此,这次田野发掘过程成为他们考古生涯中最难以忘怀的经历。

2005年4月,在一年一度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中,来自全国最高水平的考古学者经过听取汇报,比较分析,将芮城清凉寺墓地的发掘评为“2004年中国考古十大发现”之一,轰动全国,震惊世界。后来,该发掘项目还被评为2003-2004年“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三等奖”。

最后,当大家撤离工地时,纷飞的雪花再次落至清凉寺墓地,为两年的发掘过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以轻柔的舞姿欢送满载而归的考古队员离去。踏上北去的列车,大家的脑海里不约而同闪现着在清凉寺墓地的一系列场景……

清凉寺墓地的发掘给许多研究课题提供了重要资料,填补了一些学术研究上的空白,但同时也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作为一个注重实证的学科,我们只能以发现的资料为前提进行论证,即使对一些问题提出推测,也必须言之有理,言必有据。然而,我们今天看到的毕竟只是历史的冰山一角,许多信息已经随着历史的变迁而遗失了,我们进行考古研究宛如“拼对历史的碎片”,透过遗留下来的遗存,尽量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也就是说,多数时候,我们可以弄清楚是什么,但不能对所有的问题都说出为什么。

就清凉寺墓地本身而言,的确还有许多未解之谜。比如,“寺里——坡头遗址”本身面积虽然较大,但真正与墓地属于同一时期的范围并不大,居址的规模和规格与墓地所表现的发达程度极不协调,这是为什么?再比如,清凉寺不同阶段的死者不应该属于同一族群,但那些后来的大型墓主为何要占据原来小型墓主的坟茔,并不惜整体破坏原来的墓区?

还有,那些大型墓主人为何能够拥有较丰富的随葬品,这既不是中原地区的习俗,而且随葬的还是史前时期中原难得一见的精美玉器,同时还用了那么多的儿童为其殉葬?他们生前到底是从事什么职业的,他们和与墓地仅一山之隔的盐湖的早期开发有没有关系?如果有的话,又是一种什么关系呢?当然,最让我们困惑的是,这些复杂的现象到底反映着中国文明起源时期先民们什么样的理念?

目前,我们正在进行多学科联合攻关,破译这些千古之谜。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投稿
主 办:芮城县人民政府 E-mail: sxrcgov2009@163.com
承 办:芮城县信息产业局
电 话:0359-3021398
地 址:芮城县党政大院西二楼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05008515